20190908 世界宪制史30:印度宪制简史(六)(1)

北京时间:2019年03月16日21:00开始,通过YY语音直播。
由 三马兄 整理,xqmxqm 校对。

[00:01:00]从政治体制的角度来讲,十九世纪晚期的印度采取的是以英国议会改革为模板进行的逐步扩大参政权的模式,但是它的推动力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夜,几乎完全来自于英国,而不是来自于印度本土。例如,1860年代的印度立法议会法就扩大了各省的立法议会的土族代表的名额,十九世纪最后十年的印度枢密院法又进一步扩大了印度本地代表在枢密院的名额,但是它们的推动者都是英国的自由党人。印度的无论是刚刚产生的国大党还是其他激进派,例如青年孟加拉党,都没有对这些法案做出实质性的贡献。而且,理论上讲应该参加这些选举、为印度本国人争取更多席位的那个地主资产阶级,反应是极其不积极的。本来应该是有一定的议会席位就有更多的人出来竞争才对,而实际发生的情况就是,在有些比较落后的选区连一个候选人都没有,任何人只要自己提名自己,几乎就肯定能够当选。虽然投票率极低,可能只有10%的人参加投票,但是只要有人出来参加选举,他就肯定能够当选。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甚至都会没有候选人出来参加竞选,以至于各省总督不得不为了保护土族的利益,替他们提名候选人,来填补这些名额。就像是后来埃及科普特基督教徒在埃及共和国的地位一样,理论上讲他们在议会中是有足够的席位的,但是由于他们很少愿意出来竞选,以至于像纳赛尔、萨达特这样的总统必须自己提名一些科普特基督徒的议员来填补这些席位。

[00:03:13]相反,在另一方面,在公务员制度推行以后,反应就是截然不同的。公务员制度在十九世纪中叶开始推行,还没有等到1870年,反应就已经极其积极了。那些不愿意跳出来竞选议员的印度人,特别是孟加拉人(当然我们现在要注意,这里所谓的“孟加拉”不是今天的孟加拉国,这个孟加拉国也是民族发明学历史上的一朵奇葩,而是十九世纪定义的那个大孟加拉,包括作为今天孟加拉国的东孟加拉、作为过去孟加拉首府加尔各答所在的西孟加拉、以及奥德和比哈尔在内的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为了几千个印度公务员领固定薪水(当然我们必须承认,这个薪水比起明清帝国给予官僚的法定薪水要丰厚得多),为了区区几千个公务员的名额,大家打破了头。为了这些公务员名额,他们把至少已经持续了几百年的波斯语教育干脆取消了,争先恐后地办起了英文辅导班。

[00:04:30]国大党的上层领导在国大党之父、常任秘书长休姆(Allan Octavian Hume, 1829~1912)的领导之下,仿照辉格党激进派的逻辑,制定了各种各样的政纲。例如在印度推行陪审团制度,在印度推行立法议会制度,在印度推行欧洲人和当地人一律平等的各种制度,诸如此类的。这些制度全都是停留在纸上,纸上谈兵的。大家也就是议论议论,写写文章,甚至根本没有人为此而制造出社会运动。但是为了考状元,大家都非常激动地活动起来了。为了要求英国人把考试的年龄标准扩大一点,考试的名额扩大一点,考试的题目修改一点,特别是在孟加拉,立刻就激起了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由此产生的余波,导致了青年孟加拉党(Young Bengal)的产生。你从“青年孟加拉”这个词就可以看出,当时是没有所谓的“印度民族”这个概念的,印度民族发明家还没有诞生。这时的“印度”是一个帝国的名称,也是印度次大陆的地理名词,但是并不存在“印度民族”这种东西。青年孟加拉党的主要理论就是,英国人对印度人不平等,因为大多数担任公务员的人仍然是英国人,所以我们要修改考试制度,使人人都能够平等地参加高考。我们要注意,这就是广大遇罗克、文革黑五类以及老三届同志们最伟大的理想:民主的最佳体现就是恢复高考制度,要在分数面前一律平等,阿门。当然,在分数面前一律平等对广大的孟加拉人来说是极其有利的,对穆斯林和拉杰普特人来说就不见得那么有利了。

[00:06:24]实行世界最早的现代文官制度以后,孟加拉考出了它的第一名状元,这位状元名叫泰戈尔(Satyendranath Tagore)。他就是我们熟悉的、冰心喜欢的那位散文诗作家、爱与和平的主要提倡者、诗人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的哥哥。泰戈尔家族得以发迹,就在于它抛弃了祖辈的梵文和波斯文教育,全心全意地投入了英文教育和高考事业,变成了全孟加拉的第一位状元。然后发生的事情就是,我们伟大的作家泰戈尔,因为他同时也是一位短篇小说作家,在他的众多短篇小说中间一再出现的一个主题。这个主题在印度文学当中的地位,至少是在印度孟加拉文学当中的地位,跟英国文学当中“老处女如何嫁人”这个伟大主题的重要性至少相当。这个伟大主题就是,一个父亲为了给自己的女儿准备尽可能丰厚的嫁妆,以及因为凑不出足够丰厚的嫁妆,不得不流着眼泪忍心看着女儿嫁给不太好的男人。或者是,虽然嫁给了好男人,却因为嫁妆不够而使女儿在婆家受到长期歧视,只能暗中淌泪。总之,你做了孟加拉的范进、中了状元以后,在广大的有待嫁女儿需要出嫁的这些印度版的《傲慢与偏见》的家庭当中,你的身价嗖嗖嗖像火箭一样上升了,过去本来跟你门当户对的姑娘你都看不上眼了。有大批的家里面有一个烫手的女儿、生怕她变成老姑娘的准岳父或候补岳父倾家荡产,甚至借了高利贷,为了出一个好价钱,把他的女儿嫁给你,然后你就可以从容不迫地待价而沽了。这就是你考上公务员以后就可以获得的伟大地位。

[00:08:22]很少有几个孟加拉的男青年不羡慕这种“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的伟大前景的,因此孟加拉的公务员竞争自古以来(虽然这个古也就是古到十九世纪中叶)就是空前激烈,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一直搞到现在,才会出现比哈尔(比哈尔在当时也算孟加拉的一部分,因为它是英属孟加拉征服领地的一部分)的广大父母们带着小抄翻墙、给自己的作弊技术还不够精炼的广大考生儿子送小抄的伟大故事。印度的教育部长对揭发这件事情的新闻记者愤怒地说:“你能指望我们怎么办?我们难道能向他们开枪吗?”这话的潜台词就是,如果我们能像中国人那么做的话,我们早就向他们开枪了,但是由于我们印度是一个所谓的民主国家,所以我们就不能这么做。我们的国大党建党是由自由党激进派建出来的,夺取政权依靠的是费边社的指挥,我们没有办法做欺师灭祖的事情。如果是中国共产党的话,大概早就做出来了,也就早就向那些伟大的考生开枪了。而且如果没有这种向伟大考生开枪、狠狠地杀一批死大学生的技术的话,估计考风是整顿不了的。满洲人入关统治吴越以后,也就会发现吴越的广大考生和山东的广大考生为了这些作弊问题也是要掐得你死我活的,超出他们能够理解的范围。

[00:09:59]但是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因为它造成了阶级地位的颠倒。广大的孟加拉降虏们尽管很擅长于头悬梁锥刺骨,但是他们自古以来就是不擅长于打仗的,所以一直被拉杰普特人、穆斯林和其他征服者征服。在英国人来了以后、实行公务员制度以前的那段美好的旧时代,大家还能够相安无事,因为英国人是间接统治,它只是骑在穆斯林的、马拉塔人的、拉杰普特人的各路王公的头上,加了一层英国人的太上皇。太上皇之下的这些小皇帝虽然被太上皇打得很服气,但是面对自己领地内的降虏,自己仍然是二老爷、三老爷,毕竟还是老爷。现在突然看到自己麾下的那些降虏,一向是只能打杂的,居然就凭自己很会考试很会读书,变成了英国人的公务员,立刻感到自己作为英国大老爷手下的二老爷的地位岌岌可危。对这种阶级地位的颠倒,他们顿时感到实在是难以容忍。印度伊斯兰教社会最主要的启蒙运动者,伊斯兰教社会的蔡元培,伊斯兰现代主义者,亲西方派的主要代表,伟大的学者,赛义德·艾哈默德·汗(Syed Ahmad Khan, 1817~1898),沉痛地说:“民主不适合于印度的国情。我们穆斯林最大的利益就是维护英国人的统治,反对印度人借助科举制度统治我们。”他还说了一句直指广大穆斯林——特别是穆斯林王公贵族的人心的话:“你难道能够想象一个屌丝平民就因为大学毕业或者研究生毕业、就坐在统治者的会议当中统治我们的情况吗?当然这是不能容忍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00:11:58]英国人对此也感到有点疑惑。按照英国人自己推行宪政的经验,显然国会议员才是真正的老爷。古代的国会都是各位爵爷的天下。广大资产阶级在宗教改革和英国内战以后提枪备马、跟着克伦威尔流了血以后,总算是获得了跟各位爵爷一样的同样担任国会议员的资格。这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统治者的资格是这么来的。至于公务员嘛,且不说英国原来还没有公务员,是从印度引进的,就算是引进了公务员,公务员是干什么的?不过是一个书记员罢了,书记员顶多就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哪家贵族老爷或者新贵族、资产阶级老爷家里面不雇两个秘书和书记员?书记员能有什么狗屁出息?从来没听说过英国人会为了争夺书记员的位置打得头破血流的。《傲慢与偏见》里面那些很不幸地养了太多女儿的可怜父母,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他们想象的也是把他们的宝贝女儿想方设法嫁给伟大的达西先生和好脾气的宾利先生这样的大地主和贵族,可没想过要嫁给哪一个乡村牧师的抄写员、管家或者书记员。这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英国人用了几百年时间抛头颅洒热血争取到的宪政,现在我们在慈悲心过于发达、太热爱普世价值的辉格党激进派的领导之下,我们没有让你们流一滴血就免费地送给了你们印度人。我们以为你们印度人会感激淋漓,赶紧来争取,想也没想到你们居然连竞选议员的候选人都派不出来,还让我们的总督去替你们推荐议员?同时你们却头破血流地去争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公务员的职务,这里面是不是有点问题?

[00:13:58]有点问题的结果就是,阴谋论就产生了。一些心理阴暗的极端派记者,包括一些白人至上论的种族主义者记者,就制造出一些婆罗门阴谋论。婆罗门阴谋论的实际内容就不用详细介绍了,因为它跟共济会阴谋论、光明会阴谋论、锡安长老会阴谋论和其他阴谋论的实质内容是完全一样的,当然也都是胡说八道。就是一帮邪恶的、像傅满洲一样的东方阴谋家,尽管在战场上很不给力,各方面的品德也很差,但是他们想用阴谋诡计的手段颠倒阶级秩序和种族秩序,颠覆欧洲人对印度的统治,对印度实行反征服。当然,这种伟大理论实在是太冤枉了那些婆罗门的——特别是孟加拉婆罗门出身的伟大做题家了。他们对于世界的看法无非就是想像范进那样尽可能搭便车。尽管天下不是我打来的,但是我希望凭借我擅长考试的能耐,能够跟统治者平分秋色。但是能够做到大臣我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要说要篡位的这个心思,我实在是没有的。而且就是因为有了这区区几千个公务员的名额,英国在印度的统治变得空前的得人心,虽然也因此而得到了另一批敌人。大多数印度人,你可以想象,印度上亿人口,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考进这几千个待遇优厚的公务员当中。但是大多数假定自己能够考上公务员或者是认为自己可以通过考上公务员而得到漂亮姑娘的父母青睐的广大印度青年由衷感到,英国人的统治真是大救星。不仅英国人来了以后没有人再杀我们,没有人再歧视我们,没有人再奴役我们,我们还能发财,而且我们甚至还可以跟统治阶级平起平坐。在穆斯林和其他内亚征服者的统治时代,那是没门的事情。就算我们私下里还可以发财,但是穆斯林一定会公开歧视我们,还要用侮辱性的人头税和其他歧视性的标志使我们感到很没有面子。

[00:16:15]但是穆斯林方面和其他旧式王公贵族方面的反应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也希望像国大党有一个休姆做常任秘书一样,也有一个真正的地道的英国人做他们的领袖。于是,他们找了阿里格尔穆斯林大学(Aligarh Muslim University)的校长——贝克先生(Theodore Beck, 1859~1899)来做他们的领袖,成立了印度爱国者联盟(United Patriotic Association, founded in 1888)。印度爱国者联盟,是穆斯林王公贵族、穆斯林知识分子、非穆斯林的各王公贵族和其他保守势力——跟旧封建势力有千丝万缕联系、特别是跟旧封建主利益有关系的那些家族共同建立的政治组织。该组织是后来的穆斯林联盟(All-India Muslim League)的前身。它的主要纲领就是,旗帜鲜明地反对民主制度,特别是反对跟印度国情不符合的民主制度。什么制度跟印度国情最符合呢?那就是由英国人担任太上皇、以穆斯林为主的贵族阶级辅佐英国人统治的封建制度。未来印度国大党和穆斯林联盟相竞争的格局,其实在十九世纪末叶这个时候就已经奠定了。但是双方在获得实际政治经验和找到自己的理论家以前,真正的政治斗争还没有办法开始。

[00:17:44]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经过了跨代以后,印度的立法议会渐渐地有一些代表进来选举了。不过在这时候,当选为立法议会代表的那些土族代表都是亲英派和合作派,有很多是亲英的自由联盟(Indian National Liberal Federation)的早期领导人。真正能够影响社会的巨大的社会运动,他们是丝毫无力的。他们完全接受英印帝国的基本框架。对于他们来说,英印帝国仍然始终是一个帝国。印度爱国者联盟和印度国大党都是极小的特殊利益集团。广大的、沉默的大多数人民,像萨义德的《东方主义》所说的那样,由于印度的特殊国情,不习惯于自己代表自己。仁慈的女王陛下和帝国替他们代表了他们自己。而能够在政治上发声、一天到晚逼逼逼吵个不停的那些人,实际上并不代表沉默的大多数。这个理论恐怕比国大党早期的理论更真实地代表了印度的实际民情。在这个阶段,印度的地主资产阶级在母国英国取得胜利的自由贸易政策的保护之下获得了最大的发展。这个自由贸易政策也是英国内部亚当·斯密那一派战胜旧派李嘉图和重商主义的结果。重商主义瓦解的一个附带结果就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最后残余,作为重商主义理论的主要提倡者,被扫地出门了。辉格党派出的几位总督把自由贸易政策推到了印度,导致了印度本土的资本首先从买办起家,然后渐渐产生了自己的轻工业,像黄麻工业之类的,最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产生了例如钢铁工业和电力工业,塔塔集团(Tata Group)这样的真正的土族企业家。在这些企业家当中,犹太人、拜火教徒这些小教派又占据了突出的地位。占人口最大多数的穆斯林和婆罗门,旧的精英阶级,在资产阶级的发展当中反而成绩不太好,地位不太突出。而这些往往有少数族裔背景的企业家在印度是比英国人更激烈的帝国主义者,他们对民主是毫无指望的,对帝国统治之下的和平则是感恩戴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