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 世界宪制史30:印度宪制简史(六)(7)

(接上文)

[01:51:57]问:南印度古代的历史主题能否这样概括:是外来的遮娄其人的王朝与其他土族王朝的拉锯进退?遮娄其王朝与土族王朝此起彼伏的乱局,是否像是重演了之前和之后雅利安人在北印度的盛衰?

[01:52:19]刘仲敬:外来王朝和土族王朝的差别,在南印度和东南亚都不是很明显的,而是像共产国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这个很难划界的过渡性状态。所谓的土族王朝,其实往往是接受雅利安印度文化最深的那些势力建立起来的。所谓的外来王朝的入侵,是给本地输入了一个政治组织升级的选择压力。像是欧洲殖民主义者撤出西非以后,接受欧洲文化和欧洲民族国家建构技术最深的那些群体,最有可能模仿欧洲方式建立自己的国家。当然,这是一个多层次的选择,也涉及地缘和印度化程度的深浅不同,建立了各种印度化色彩不同、地缘形势不同的各个政权。这些政权跟原生的、自身也有土族化倾向的印度教各王朝之间进行了一场多维的复杂博弈,而不是简单的以土族王朝为一方、雅利安王朝为一方的二元斗争。

[01:53:33]问:英国是把印度殖民地消化到了何种程度,才产生了继续向更东方的大清帝国扩张的需要?

[01:53:42]刘仲敬:不是消化到了什么程度,而是英印帝国本身的博弈运动产生了英印帝国(而不是英格兰王国)征服东亚的需要。鸦片战争、上海殖民地和印清棉织品贸易,是大英帝国首先在香港、然后在上海、然后在汉口建立前进基地的根本原因。可以说,是印度棉织品贸易的利益和印度鸦片贸易的利益,迫使皇家海军向更远的前进基地前进,以便保护印度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英国和清国之间的关税战,主要是为了印度商人的利益展开的。而所谓的清英战争以及英国派到远东的军队,绝大部分都是由印度人组成的。在印度的官方教科书历史当中,英印帝国在远东的战绩是大印度民族骄傲的一部分。他们对待这些事情的描写方式和看法,就跟贵国历史教科书描绘的乾隆皇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跟准噶尔人和图伯特人的战争被很多皇汉分子认为是中华民族骄傲的一部分一样。

[01:55:12]问:硅谷的很多极客都是印度人乃至孟加拉人,甚至有些人当上了Google的CEO。为什么印度裔人才特别集中于计算机领域?而华人的相对地位为什么要差一点?

[01:55:26]刘仲敬:因为计算机领域是屌丝的地盘。它的产业链和阶级结构有一点点关系。新兴产业不是老钱,它的阶级地位比较边缘。之所以说是边缘而不是低下,是因为民主国家的阶级地位是有一定灵活性的。弱者更像是处于边缘,可以随着运动接近中心。中心不明显。虽然中心和边缘是有区别的,但是你很难说谁一定是中心,谁一定是边缘。边缘的产业可能也会进入中心。所以,边缘产业接触的人,从概率上来讲,最有可能是原先的屌丝阶级。而在屌丝阶级当中,贵国人的地位又比印度人要更低一点。印度人是先来的屌丝阶级,所以他们占据了经理和小工头的位置;贵国人是晚来的屌丝阶级,所以只能充当短工和流浪者的角色。从整体的阶级结构来讲他们都是处在比较外围的,但是即使是外围,也可以分出先后来。

[01:56:35]问:今日巴基斯坦的军事情报局是否有着重大影响力?历史上巴基斯坦的军事情报部门是否与苏联有关系?

[01:56:45]刘仲敬:巴基斯坦像中国主义者一样,它是一个依靠意识形态维持的国家。依靠意识形态建构的国家的意思就是,它的本来可以在民族发明当中发挥骨干作用的各利益集团没有真实的利益联系,因此必须依靠伊斯兰主义这个依靠敌人而存在的意识形态来把他们维系起来。它就像蒋介石的中国主义和习近平的中国主义一样,反映的是领导人没有办法使统治阶级的各个集团产生共同利益渠道,就只能用有利于领导人在动员屌丝群众这一方面凝聚起来的民族发明的意识形态了。中国主义的发明是在掩盖吴越系、桂系、滇系、晋系各军阀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习近平的中国主义是在掩饰黄俄余孽、改革开放干部和其他各利益集团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01:57:50]巴基斯坦作为历史上第一个伊斯兰主义写入宪法的国家,它反映的是,伊斯兰主义民族发明家(他们大多数留在了印度,只有极少数跑到了巴基斯坦),产生军官的旁遮普上层阶级,产生费拉奶牛的信德资产阶级,普什图各部落,俾路支各部落,英国人培养出来的人数虽然少、但是经常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法官和司法人员阶级,美国人供养的军人集团(包括军事情报机构),这些各个利益集团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和共同利益渠道。它们始终同时存在。任何一个在台上的巴基斯坦政权,无论是军政权还是名义上的议会文官政权,都没有能力消化或者驯服这些利益集团之中的任何一个。至多是某一个利益集团在上,例如信德集团在贝·布托(Benazir Bhutto)家族和人民党统治时期暂时浮出了水面,但是根本不能妄想把其他的利益集团压住。

[01:59:02]在这种此起彼伏的状态之下,巴基斯坦军事情报局有它自己的政策。这个政策使它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太上皇、阿富汗边境各部落集团、普什图分离主义者、伊斯兰极端主义者、以及传统的几个政治集团之间,执行各种合纵连横的政策。在它执行这个政策的时候,它比较像克伦威尔集团,与其说是在维护巴基斯坦的利益,不如说是在让巴基斯坦的利益——如果说巴基斯坦还有什么利益的话,如果克伦威尔时代的英国还能够整合成国家利益的话,让这些各种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扩张而服务。因此,它对于它的各个太上皇可以说都是不忠的。

[01:59:51]问:请您评价一下历史上巴基斯坦迁都伊斯兰堡的得失,以及预测一下未来伊斯兰势力冲击西方秩序的历史进程中巴基斯坦这个国家的命运以及巴基斯坦与印度的关系?

[02:00:06]刘仲敬:迁都伊斯兰堡是企图发明巴基斯坦民族的一个努力,像蒋介石迁都南京一样,是为了摆脱拉瓦尔品第(Rawalpindi)在英印帝国时代形成的那些旧家族的约束,而且希望建立巴基斯坦的上述几大利益集团能够通过新都伊斯兰堡建立培养一个巴基斯坦民族出来。但是这是徒劳的,因为巴基斯坦民族和印度民族一样,本质上是奥斯曼主义的帝国民族。它就像是大清帝国沿着长城分化出一个大明帝国和一个满洲帝国一样,假如大清帝国解体以后,长城以南的十八省建构了一个大汉共和国或者大明共和国,长城以外的各种势力建立起来一个大清共和国或者满洲共和国,效果是一样的。满洲共和国包含了西藏和突厥在内,而大明共和国或者大汉共和国包含了一拨马来人的坎通尼亚和一拨通古斯人的齐州利亚。它内部都是帝国结构,不能一刻离开意识形态的续命汤。迁都伊斯兰堡并没有能够如愿以偿地建立起对巴基斯坦有共同利益的新兴统治精英。唯一产生的后果就是,确实削弱了拉瓦尔品第旧的英印帝国势力集团在各利益集团博弈当中的份额。但是由于这个利益集团其实发挥的是救火员的作用,使得伊斯兰堡的政治斗争比过去变得更加短兵相接和更加血腥了。政变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02:01:53]巴基斯坦之所以还能存在,是因为它在冷战结构当中作为美国的代理人,比印度的绥靖主义者和费边主义者更好地发挥了作为东南亚条约组织成员国和中央条约组织成员国抵抗苏联南下的作用。随着苏联本身的瓦解,巴基斯坦自身的存在价值已经消失。它在阿富汗战争时期跟阿富汗各部落和伊斯兰极端势力形成了联结,在巴基斯坦政治结构内部已经形成原教旨主义者和军事情报局这两个不断成长、对其他政治利益集团构成严重威胁、对巴基斯坦本身的存续构成严重威胁、而且导致美国对巴基斯坦不再信任的危险发展倾向。可以想象,随着美国和印度日益走近,印度渐渐变成美日联盟抗衡中国和伊斯兰势力的主要代理人,而巴基斯坦在后冷战时期残余的一点利用价值逐渐消失,最后可能完全变成中国供养的国家,巴基斯坦将不可避免地先于印度走向解体。也许会建立起几个信德和旁遮普这样的国家,同时在边境地区,各部落也许能建立起自己的联盟国家和封建国家,或者长期建立不起像样的民族国家体系,而是保持封建状态或者部落状态。主要是由于,在未来的大联盟时代,印度有利用价值,而巴基斯坦在冷战时期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所以巴基斯坦解体的速度肯定会快于印度。印度不一定非解体不可,而巴基斯坦在未来的这一关内,就是2035年到2050年这一关内,是基本上不可能熬过去的。

[02:03:35]问:历史上印度东部的波罗王朝为什么在佛教衰退的大趋势下仍然庇护了佛法最后的辉煌?波罗王朝的体制是更接近于封建制还是吏治专制?

[02:03:50]刘仲敬:我们要明白,所谓庇护了佛法最后的辉煌,无非就是有几个国王或者大贵族对佛教寺庙或者佛教知识分子团体进行了大量的布施而已。佛教团体在它真正能够产生秩序的地方,例如在图博或者日本,都是它自己的团体封建化了,自己产生了秩序生产,像东南亚的伊斯兰教团体一样,产生了自己的包括僧兵和司法系统在内的封建体系结构。得到庇护,是佛教集团自身没有生产力、而且在王朝本身走向吏治国家的过程当中扮演了不利于封建主义角色的结果。波罗王朝在这方面,跟它在东南亚的兄弟王朝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它接受庇护的结果就是,它的学院和知识分子扮演了一种准公务员的角色,为王室的吏治机构提供人才,而且指望依靠王室的保护,使他们不用在基层共同体发挥自力更生的作用。这个角色正是它在基层站不住脚、在王朝更迭的过程中间很轻而易举地被婆罗门或者伊斯兰势力冲垮的原因。如果它自身能够封建化而扎根的话,这种现象是不一定会发生的。至少它可以在征服者的脚下、在民间社会当中维持相当稳固的地位,而不是像官吏、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团体那样,只要庇护人被冲垮了,他自己就非得皈依新教派或者风流云散了。

[02:05:35]问:孔雀帝国灭亡之后、笈多王朝兴起之前中间的几百年,南部印度的案达罗王朝作为印度教的强权,为什么没有北上重建大型帝国?是当时的文明季候防止了它做这种选择,还是由于地缘传统使它满足于只在德干高原的霸权?

[02:05:55]刘仲敬:德干高原在地形上是封闭的,它没有办法像是陆海两条主要传播通道上的邦国那样建立帝国霸权。它总是被动的,不是被北方来的内亚通道上的势力征服,就是被西南海岸上伊朗-印度洋海路上来的势力征服。

[02:06:20]问:德干高原中部的巴赫马尼王国为什么在处死首相加万之后就迅速衰落了?其兴衰是不是完全依赖加万背后的波斯化文明资源?它与同样依赖波斯资源的印度北方穆斯林王国有什么不同?

[02:06:39]刘仲敬:北部的穆斯林王国主要是依赖内亚资源。相对于内亚系穆斯林势力,伊朗系穆斯林势力始终是处于弱势的。他们的来源是更加零星的,想要构成一个完整的班底更加不容易。所以,在有力的政治家死后,这个班底就更难维持了。这些穆斯林王国自身的统治都是流于表面的。只要整个系统的官僚集团瓦解了,在新的类似班底组成之前,王朝很难控制地方上的各节度使和本来就蠢蠢欲动的边缘封建势力。伊朗系人才一直没有内亚系人才那样齐整,他们也缺乏一套类似公立学校的机制,比较更多地依赖门客、幕客这样的不确定性更高、传统培养更加困难的机制。莫卧儿帝国时期,他们扮演的主要就是利用更加依赖于王国的伊朗系游士来削弱建制化程度更高的内亚系军阀势力的角色。

[02:07:53]问:与印度历史的种姓制度相比,巴蜀利亚的黑彝、白彝和锅庄娃子如何发明各自的民族国家?深知黑彝内部阶级颠倒的愤怒,但是却苦于无理论建构。打冤家对于维系各家支有什么历史作用?您能否说一下黑彝的历史,讲讲各家支打冤家的历史?

[02:08:16]刘仲敬:黑彝是内亚系居民的产物,它跟南北双方类似的滇蜀土司封建领主集团在种族和血缘上来讲差别是不大的。使它们有明显差别的,是它特殊的封建传统。这个封建传统使它受到滇蜀强势政权的干涉较少,能够更多地维持自己的独立性。但是这个独立性在共产党来了以后就被打破了,办法也是运用下等人来反对上等人。造成的阶级颠倒一直维持至今,使得本地社会变得很难团结起来了。再加上毒品运输导致的艾滋病泛滥,使得本地社会更有崩溃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你将来还能不能在共产党和艾滋病的双重灾难之下维持自己的民族传统,这就要靠一小撮民族精英(如果他们还能发明民族)的选择了。

[02:09:13]从地缘角度来讲,彝人被滇蜀夹在中间,打通国际交通线是很困难的,又没有藏人那样的势力。所以你就要考虑,例如你可以考虑发明一个像缅甸克伦人那样的彝人国家,把曾经在彝地传教的基督教传教士传统结合起来,尽可能使彝人国际化,在西方建立自己的流亡基地,跟苗人、克伦人和其他处境类似、尚未建国成功的少数族裔集团一样,在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争取一点政治地位,然后利用缅甸交通线,争取在将来的混战中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这条路径的好处就是,你至少在名分上讲可以利用彝人没有汉人名分的优势(列宁主义的民族发明家也没有说你是汉人的一部分,而滇人和蜀人则很有可能被说成是汉人的一部分)。虽然这点优势不大,但是放弃这一点似乎是很可惜的。只要你自身的流亡者政治集团和知识分子集团足够过硬,建立起一个小的、但是坚实的流亡社区,把自己的民族文化民族发明化,把族群文化民族发明化,赢得西方主流社会或者赢得西方主流社会认可的某些集团——例如达赖喇嘛集团、缅甸克伦人集团、苗族集团的认可,在西方发展一些势力,避开目前正在彝区如火如荼展开的社会崩溃,为自己的家国保存种子,那么在将来的混乱当中很可能你就会成为比滇蜀军阀更强大的势力,甚至他们反而要求着靠你也是有可能的。但这条路径是非常依赖国际交通线的,所以你至少要考虑,在时机成熟、势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在滇缅的各种势力当中寻找一个或几个盟友,保证南方通向东南亚的那条交通线的畅通。

[02:11:08]至于北方的蜀人,你其实可以不理睬他们,他们的友好或者不友好对你来说是完全无关紧要的。当然你也要考虑,如果本地的精英人物认为自己在历史上跟滇军或蜀军有联系,能够找到跟自己友好的势力,把自己发明成为大不列滇联邦的一部分或者巴蜀利亚联邦的一部分,对你的事业更有利的话,也可以考虑这么做。但是如果本地有相应利益关系的家族实际上已经被共产党毁灭了,那么这么做就显得不值得了。这些事情外人都是完全不知道的,或者即使知道,得到的也是过时的信息或者隔靴搔痒的信息。你必须根据本地目前还有生命力的各家族或者各精英集团真实的态度、真实的利益联结和真实的观点,来做上述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