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8 诸夏古代史12:晋国(4)–晋国的斯基泰文化与政制①

邀请方:诸夏网
公布时间:2019年07月25日
整理者:三马兄

[00:22]晋国在绝对君主制转型的关键时刻遭到失败,跟它的国君公室未能掌握伊朗文明带来的铁马技术关系甚大。田成子篡齐能够成功,也跟田氏对莱人掌握的铁器技术的垄断很有关系。大体上讲,公室如果想要建立绝对君主制,如果不抓住当时青铜器时代到铁器时代转型时期的先进技术,像彼得大帝和奥斯曼苏丹那样把进口的外国顾问和外国先进武器掌握在手里面的话,就很容易被大贵族击败。而晋国的特殊情况是,赵家代表了伊朗化的主要势力,把铁马的先进技术掌握在手里面。而赵家在赵衰和赵盾时代坚决地站到了绝对君主制的对立面,使得公室不得不走上了依靠范氏和中行氏这样的小贵族来反对赵氏和先氏这样的大贵族的路线。赵氏和先氏都是大贵族,一个代表兵车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晚期,一个代表铁马和伊朗文明的早期;而公室所依赖的范氏和中行氏则只有依靠意识形态的武器了。

[01:48]赵衰辅佐晋文公,主要的建议就是以礼乐练兵,创造了城濮之战的奇迹。赵盾呢,他留下的记录就是赵宣子之法。他用赵宣子之法辅佐晋文公,实际上是在维护世家大族的利益,也就是说在维护大贵族的利益、压制公室的利益,以至于年轻的晋灵公对他一百二十个不满意。晋景公之所以能够发动下宫之难,是因为他得到了荀氏这样的小贵族——也就是范氏和中行氏这两个分支的支持。他用根基甚浅的范武子之法来取代赵宣子之法,使得下宫之难有了合法性依据。但是赵武(也就是赵氏孤儿)在韩魏两家的支持之下复辟以后,范武子之法不得不按照大贵族的利益做重新修正。晋景公的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失败的彼得大帝的故事。

[03:02]范氏和中行氏两家(顺便说一句,中行就是我在上次讲座中间提到过的荀林父他们那一家,其实是源出一族),他们的根基比赵氏要浅得多,在晋文公和晋灵公那个时代他们还是小贵族。荀林父能够起家,而且得到中行这个姓氏,是因为他受国君委托,建立了一支用于山战的步兵部队,这就是中行。上行和下行跟兵车不同,是步兵部队。中行是在上行和下行之后增加的第三支步兵部队。步兵部队跟车兵部队就不一样了。驾驶战车就像现在当空军飞行员一样,是一个很高贵的职业。只有贵族才能掌握孔门的六艺,从小就训练成一个优秀的战车手。平民和野人一般是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样的训练。车兵,无论是像王良、造父那样的驾车手和御马师,还是车上的戈手或者弓箭手,照例都是出身贵族的;但是步兵不是,步兵是春秋中期新出现的兵种,往往是由狄人和平民来担任的。既然你的部队是由身份比较低贱的人担任的,那么你这个部队统帅的身位也自然是相对比较低贱的。

[04:35]大贵族不肯做这样的统帅,只有根基比较浅的小贵族,像荀林父这样的人,他认识到,投身于新建的步兵部队可以提升他的地位,使他由小贵族上升到执政大臣的高位。他后来果然达到这个目的了,但是在大贵族——例如赵家和先家的眼中他仍然不算个事。他南征援郑之所以失败,也就是因为各路贵族不听号令的缘故。首先就是最骄傲的先氏,在他要求撤退的时候,率领自己的本部军队单方面前进了。而赵家的将领也是同样不听他的号令的。韩家在中间拼命调停,但是部队的指挥紊乱,已经是无法挽回了。这里面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荀林父这个统帅自己的出身就比大贵族要低微得多。

[05:34]范氏和中行氏同源,而且比中行氏还要更弱一些,它连步兵部队也没有。赵盾把范家从秦国要回来的时候,就是根本没有拿他当正经贵族来看待,可以随意呼来喝去的,根本没有料到范家后来还会混上两年执政大臣的位置。而他之所以能够混上执政大臣,主要是因为学问出色,符合国君——特别是晋景公想要加强中央集权的隐秘愿望,制定了有利于中央集权的法典。当然,这样的法典在晋景公的变法失败以后,在赵武复辟以后,又被修改得面目全非,搞得跟原先的赵宣子之法差不多了。但是范家的看家本领显然就是这个,他们在晋国历史上的地位比较接近于美男子菲利普时代的法国罗马法学家。他们自身没有枪杆子,是打不过以瓦卢瓦家族、勃艮第家族、佛兰德家族为代表的各路大贵族的。他们只能跟王室卡佩家族结合,利用罗马法来加强君主的权力,支持君主削减贵族的权力。双方一拍即合,长袍贵族(也就是法学家)和君主联合起来对付传统的佩剑贵族。

[07:01]范家在晋国的历史上就是起的这个作用。因此在晋景公死后,春秋末期,到了孔子的同时代,范家的后裔又制定了范宣子之法,为晋君重新发动一场合理主义的改革。范宣子之法刻在铁鼎上,这说明在晋国这样极端重视军事传统的国家,铁器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了。消息传到鲁国,孔子立刻如丧考妣地说,事情怎么可以这样办?成文法刻在铁鼎上,那就意味着礼法作为习惯法的死亡。上下尊卑以后就不再由礼法来维持了,人人都可以姓晋,恐怕礼崩乐坏,天下从此大乱了。当然,以这种方式破坏贵族封建制的传统正是范家的特长。

[08:06]但是,这时的君侯已经不再是(或者说从来不是)先进技术的代表了。仅仅依靠彼得大帝的立法,而没有彼得大帝的荷兰顾问和瑞典军官,彼得大帝也是没有办法击败旧贵族的。而在晋国的特殊情况之下,铁和马的力量都已经落入赵氏手中,至少是主要落入赵氏手中。赵氏并没有像在下宫之难的政变中那样极力反对范宣子之法,因为争夺新田绛都的宫廷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利益所在。他们控制了代道,运用武力直接废掉了公室和他的辅政大臣,把范氏和中行氏赶出了朝歌和绛都。这样一来,范武子的法和范宣子的法都变得一文不值了。赵简子发动的那次政变比范武子和范宣子的立法更彻底地摧毁了孔子最珍惜的礼乐传统,使得公卿执政大臣从此以后再也不把公室放在眼里了。

[09:26]在范宣子之法制定的同时代,晋君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全方面衰落也体现在“公无禁例”的条例的宣布。“公无禁例”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自由贸易宣言,允许传统上是由公室垄断、作为公室利源的所有行业由商人自由经营。这是战国初期晋国各继承国实力强大的一个来源,但是实际上它主要是有利于那些保护了新兴产业的豪门大族。而公室并不是出于慈善才做出这个让步的,而是因为它自身已经没有实力了。它一面颁布绝对君主制的立法,一面已经不敢像在下宫之难和晋景公时代那样向赵氏这样的豪门大族进攻,而是用一种非常类似现在习近平的手段,在政治上进攻的同时在经济上让步。希望用这种方式绕过世家大族,赢得世家大族的支持,能够把绝对君主制推行下去。但是这样做当然是做梦。经济方面的让步使世家大族更加强大,公室更加穷困。而更加富裕强大的世家大族不可能仅仅因为公室制定了一套有利于中央集权的法典就乖乖就范,他们在赵简子那一代就毫不留情地把公室和辅佐公室的小贵族统统踢到一边去了。

[10:52]赵氏一开始就跟韩魏两家、更不用说是范家和中行家的来源和文化传统不一样,这一点在它的墓葬中体现得很清楚。第一是,赵家留下的车马坑当中马比较多,这说明它跟匈奴斯基泰文化的联系比较多;第二就是,葬礼的式样就跟韩魏两家不一样。韩魏两家跟中国各诸侯——郑国、陈国、蔡国是差不多的,他们的墓葬是南北向的,这是东亚文化的传统;而赵家则跟匈奴人(包括汉晋时期的匈奴人)一样,他们的墓葬是东西向的。可见,赵家从出身上看就很有可能跟阿尔泰、鄂尔多斯一带新兴的塞种人、斯基泰部落有密切联系,甚至可能根本就是他们当中周化、夏化的一支。从赵人的联姻方式上也可以看出这一点,他们是特别喜欢跟代人、狄人联姻的。

[12:09]赵简子在晋阳筑城以后,进一步推行了南向退守、北向开发的进程。可以说,晋阳城的建立是赵家和伊朗系势力摧毁晋国绝对君主制乃至于晋国本身的主要依托。所谓的三家分晋,实质上是赵家和智家之间的斗争,韩魏两家基本上是在打酱油的。而赵家和智家之间的斗争,实际上就是中国文化和新兴的斯基泰文化之间的斗争。智家在传统上讲跟荀家(也就是范、中行两家)的联姻是比较紧密的,从文化传统上讲就比较接近于那两家。在范氏和中行氏垮台、朝歌沦陷以后,它接管了在中国方面的接近南部边境的主要领地,这样也自然而然出于封建关系的缘故而成为了这些领地的利益代理人。而以晋阳和代道为基础的赵简子的集团,在羽翼丰满、双方都瓜分了各缓冲势力的领地以后,自然而然要走向短兵相接的地步。而韩魏两家又在智家覆灭以后接管了晋国在晋楚争霸战争以后在中国方面留下的大部分领地,这使得他们放弃了在黄河以北的主要根据地,南下向郑国、梁国方向发展,渐渐放弃了晋国的传统遗产,也就是晋狄二元性所体现的那个晋国控制代道、北道和鄂尔多斯路线的传统遗产,结果使这些遗产全部落入了赵家手中。这样一来,就为赵武灵王的变法打下了基础。

[14:10]赵武灵王在伊朗化的制度传入方面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在远东的历史地位恐怕比商鞅和秦孝公更加重要一些。秦国的法家和秦国的郡县制主要就是从三晋引入的。而三晋当中,韩魏两家的文化传统比较接近于过去的范家,主要是体现在立法的严密和苛细上面。但是在技术方面,由于他们深处东亚内地,被赵国和秦国卡住了通向内亚输液管的源头,所以实际上是乏善可陈的。赵家的地位在赵武灵王以后反而更加上升了,也就是因为它能够控制代道的缘故。郡县制是县先郡后。县本来是封建主义原有的,但是被改造了一部分。县而未封就是说,某一个领地应该封出去,但是出于种种原因,例如继承权纠纷之类的原因,暂时没有封出去。因此,国君或者领主可以派自己的管家去临时管一阵子。在临时管理的过程当中,收入可以由管家交给领主本人。

[15:38]这样的制度在全世界封建制度中都有。例如,英国亨利二世有一大笔收入就是来自于未成年女继承人的领地收入。大贵族的女继承人没有成年、没有出嫁以前,她的领地由国王代管,国王可以派管家去替她经营,从中获得相当大的收益。但是这样一来也就给国王一个强有力的动机:第一是尽可能地让女继承人晚一点嫁出去,这样他就可以多捞几个钱;第二就是尽可能地让女继承人嫁给自己心爱的人,哪怕这个人出身微贱,也不让她嫁给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免得她嫁出去以后她的领地对国王构成威胁。由于国王怀有这样的私心,国王对贵族未成年继承人的监护权就变成了无穷无尽的纠纷和斗争的源头。其实,在英国历史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这个领主监护权,特别是国王监护权,就是春秋时代县而未封的源头。县而未封的最狭义的用途正是对未成年继承人的上级监护和领主监护。当然,领主也像英国国王一样,尽可能希望这个该死的孩子最好永远不要长大了,这样这块领地的收入和好处不就都归我了吗?于是,他们自然而然要用各种方式使县而未封的土地越大越好,必须封出去的封邑越少越好。

[17:09]结果,在赵家以侯马盟书呼吁全晋国的大小贵族都团结起来向公室和企图挟持公室的范家和中行家开战的时候,跟他们签署盟约的时候,就规定: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很明显,县比郡大或者是比郡好。县显然(根据上面的说法来说)都是已经文明化的封地,物产丰富,很有点油水可赚的。而郡相当于是军区,军区是前线的临时军管机构。也许它比县更大,但是通常人口更少或者更蛮荒一些。好比说,美国的一个州比欧洲的一个国还要大,但是如果哪个欧洲贵族听说“你以后不要在洛林和佛兰德待了,你到美洲去,把弗吉尼亚和德克萨斯封给你吧”,没有哪个贵族会接受。佛兰德寸土寸金,洛林寸土寸金,庞大的德克萨斯或者墨西哥只有印第安野人分布,没有哪个贵族会傻到愿意放弃佛兰德而跑到美洲去开荒的。郡就相当于是美洲的广大荒地,而县则是比较核心地带的、比较膏腴的土地。赵国的郡特别多,当然是因为赵国比较沿边的缘故,因此赵国在郡县制改革当中扮演了一个特殊的角色。

[18:45]三家分晋的结果是,晋国原有的政治传统被一分为二了:韩魏两家继承了法家、理论家、立法者、中央集权管理体系的传统,而赵国则继承了军事制度和内亚交通线的传统。韩魏两家虽然很精于郡县制的管理,但是他们可以开拓的新郡新县是非常少的;赵家其实很有开拓新郡新县的前途,但是赵家出于历史原因,在晋国中央集权制和封建分封制的矛盾当中是站在大贵族一边的,因此它在理论方面和意识形态传统方面不大适合推行郡县制,尽管出于时势的需要它也推行了郡县制。赵国没有彻底推行郡县制的另一个理由是,赵国继承了大部分晋狄二元性中的狄人、代人、楼烦、林胡、匈奴之类的封建领地。这些封建领地就相当于是半独立的酋长国,他们对赵国的战斗力有很大的帮助。维持现状对它是很有利益的。例如,赵武灵王的战斗力来源就是,林胡王和楼烦王给了他很多骑兵,使赵国的骑兵和马匹之多超过了秦国和关东其他国家。因此赵国实行的实际上并不是后来所谓“百代皆行秦政法”的那种彻底的郡县制,它执行的是一种典型的伊朗式的复合体制,我们可以称之为是郡县属国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