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的灰烬–古埃及文明宪制简史

讲者:执经生
整理者:Nathan

目录:
1 众神(王朝时代以前)
2 金字塔(第一至六王朝)
3 大洪水(第七至十七王朝)
4 帝国(第十八至二十王朝)
5 灰烬(第二十一王朝至绿教)
6 启示
7 问答

1 众神(王朝时代以前)

大家好,我会先讲一下我今天为什么在这里讲古埃及史。我们知道,其实现在有两种非常不好的风气。第一种是何新之流,他们否定一切西方上古文明,说古希腊是西方人在十八、十九世纪编造出来的,这种东西不值一驳,我们不要管。第二种就是现在的一些“民科”,他们说古代的夏商就是古埃及人建立的,然后把埃及吹得很高很高,这种论点我觉得很有必要回应一下,因为现在圈内很多人也在跟他们的这一套走。这种观点,看上去是在宣扬西方中心论,但大家要明白,古埃及虽然处在环地中海世界,却是那个世界的地板。如果我们过分高估古埃及文明,首先,我们就会对上古环地中海世界产生一个非常错误的认知图景,认为最low的反而最高。第二,我们也会高估滞纳文明,因为上古滞纳离世界中心是非常远的,古埃及人是基本不可能直接跑到滞纳殖民的,滞纳也不可能被环地中海世界直接输入文明。所以,这种论调等于把滞纳和埃及都高估了。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古埃及给我们提供了一种非常非常珍贵的历史经验,它是除了滞纳以外,唯一一个有延续三千多年王朝循环史的文明,这才是古埃及文明真正留给我们的经验。那么,如果守着这样一个宝贵的经验不去管它,反而去搞那些“民科”的东西,搞什么“商朝人就是古埃及人”、“古埃及人其实就是外星人”、“法老的诅咒”、“金字塔能”、“火星上的金字塔”,这根本就是抓小放大,因为古埃及文明要告诉我们的东西远远不是这些。

那么,我就在这里下一个论断:古埃及文明,就是环地中海世界的滞纳。虽然古埃及也有一些非常独特的文明成就,比如它的医学很厉害,对后来的希腊医学有很大影响。还有它的纸莎草纸,也很厉害,对人类贡献很大。但归根到底,埃及就是埃及,罗马人是很看不起埃及的。埃及是环地中海世界的一个奇葩,是环地中海世界最low的一个文明。和两河还有黎凡特地区的上古文明比起来,古埃及文明都是远远不如的。我们不要讨论文学、诗歌这些东西,也不要讨论金字塔堆得多高,这些东西很大程度上是文明的一层泡沫,因为真正决定一个文明的质量的东西是什么呢?是它的宪制、政治结构以及文明季候演变。那么这样看来,古埃及是远远不如两河的。我们都说苏美尔城邦是很高古的,其实苏美尔城邦已经是闪米特建立阿卡德帝国之前,两河古文明的一个总结阶段。在这个阶段,苏美尔人有复杂的城邦政治。我们在苏美尔城邦里可以看到公民带花园的小洋楼,能看到国王、贵族、公民之间复杂的三角宪制斗争、能看到金融系统和法典,这些都是古埃及没有的。埃及有的是什么呢?我在这里再下一个论断:经过埃及学两百年的发展,我们早已剥开了古埃及金光闪闪的画皮,我们看到的是一具僵尸。这个僵尸,就像古埃及历史上无数法老为了不朽把自己做成的腊肉,就是一个很腐朽的东西。那么我为什么要讲古埃及呢?因为古埃及历史,就是后来滞纳历史的一个预演。

好了,我讲完了讲座目的,现在我们就进入古埃及历史的进程。古埃及历史还是很长的,我不可能事无巨细地讲。我会重点讲它的政治结构、宪制和族群关系的演变过程。至于它的建筑、文学和宗教思想,这些就简单地提一下,大家如果有兴趣,以后可以找我讨论。讲古埃及文明,我们就要看它的地理情况、它的历史舞台。古埃及在非洲东北部,东面是西奈半岛,西奈半岛上面是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也就是地中海东岸。埃及的西面是利比亚;南边是努比亚,也就是今天的苏丹,古埃及人也叫它“库什”。西面的沙漠里,有利比亚的白种蛮族。东面,就是古代的黎凡特地区,属于“新月沃土”的一部分,它的上古文明是很高级的。南面的努比亚,则是一个黑人王国。如果我们有一张卫星地图,俯瞰埃及,我们会看到什么样的图景呢?下面给大家看一张地图:

这条最长的河就是尼罗河,它在大沙漠中冲出了一大条绿地,提供了一个长条状的区域给人居住。尼罗河是从南向北流的,到入海口附近形成很多支流,变成了尼罗河三角洲。古埃及人就根据尼罗河的流向,把三角洲叫下埃及,把那个长条带状区域叫上埃及。其实埃及的地理是非常封闭的,首先,它的东西两面都是沙漠,分别叫东沙漠和西沙漠。在埃及和努比亚之间,又有六个险要的瀑布,等于把埃及的南面也隔开了。北面下埃及的三角洲地区,在新王国时代之前,因为古埃及人缺乏好用的排水工具,古埃及人不能很好地开发,下埃及人口是不如上埃及多的。古埃及人是农耕民族,他们靠尼罗河的灌溉,种植小麦和大麦,是恐惧海洋的。所以,在新王国之前,越靠近出海口的地方人就越少,埃及人是怕海的,所以埃及的北面也是被隔开的。这样看,埃及虽然处在环地中海世界,但它的东南西北四面都是封闭的,它是一个封闭的文明。

尼罗河发源于东非高山,每年高山上的雪融化一次,尼罗河就会定期泛滥一次。根据尼罗河的水文情况,古埃及人就把一年分成三个季节。每年六月到九月是尼罗河的泛滥时间,叫“泛滥季”。十月到一月,叫“退水季”。二月到五月,叫“干旱季”。泛滥季的时候,古埃及人就跑到高地上去。泛滥季结束后,大家又跑到水退去的淤泥上播种种地。到干旱季,大家就要等待下一个泛滥季,如此年复一年。由于尼罗河每年都会泛滥,每次泛滥时洪水就会冲毁田地原来的疆界,这之后就需要再次划分田界。所以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吏治国家的诞生。而且,尼罗河水位对预测一年的收成关系很大。所以,测定尼罗河水位,也成了后来古埃及吏治国家很重要的工作。

古埃及人是什么时候跑到尼罗河边上去的呢?大概是在公元前7000年以后,因为在此之前地球的气候和现在不是很一样。那时候撒哈拉沙漠还很湿润,里面有森林、草原和野兽,当时古埃及的先民是在那里游猎的人。等到公元前7000年以后,撒哈拉沙漠日渐干涸,人们就纷纷聚集到尼罗河两岸,以及沙漠中一些零星的绿洲。上埃及是一条尼罗河冲刷出来的狭窄绿带,所以这个地方很快就聚集了相当多的人口,人口很密集,就导致了农业的诞生。

在公元前4500年左右,上埃及就出现了一系列城镇。到公元前4000年左右,这些城镇就分化成一个个城邦国家。当时,下埃及也有城邦国家,但上埃及国家明显人口更多、军队更强。到公元前3500年左右,上埃及的城邦已经很厉害了。古埃及人把城市国家叫做“诺姆”,上埃及的诺姆有22个、下埃及有20个。我们可以看一下当时各诺姆的的分布情况:

从这两张图可以看出来,上埃及的诺姆是一个挨一个,将尼罗河切割成一段一段的。下埃及的诺姆则不一样,它们是散居在尼罗河三角洲当中的。那么,上埃及的诺姆互相往来就比较方便,文化一致性也比较高。下埃及的诺姆,互相比较分散,交通也比较不方便,虽然人比上埃及少,但是当时下埃及的各诺姆却是非常丰富多彩的。

当时,每个诺姆都有自己独特的神,这些神都是不一样的,他们构成了尼罗河边多彩的众神世界。后来的王朝时代,古埃及神学中各种各样的神,就是起源于这个丰富的时代。每个城邦还有自己的徽章,这些徽章往往是各种动物或者植物,互相是不一样的。在公元前3200年左右,上埃及的第三诺姆希拉康坡里斯强大了起来。希拉康坡里斯为什么会这么强大呢?我们可以看到,它处在一个非常南端的位置。上埃及的军事强权只要沿着尼罗河顺流而下进军,就能很顺利地打下去。而北面的那些诺姆如果想争霸,就要逆流而上地攻击,所以不占便宜。希拉康坡里斯很像暴秦。它征服了上埃及的许多诺姆,将这些诺姆联合成了一个大同盟,然后对下埃及发动了持续不断的征战。当时,希拉康坡里斯出现了一个很有名的法老,就是蝎子王,我们应该都看过那个电影《蝎子王》吧。今天的考古已经发现了关于他的一个重要文物,就是他权杖的头,叫做“蝎王权标头”。我们可以看一下蝎王权标头的样子:

这个权标头上,那个带着像安全套一样的帽子的人,就是蝎子王。这个帽子,就是象征上埃及王权的白色王冠,叫“上埃及白冠”。我们可以看到,蝎子王正在种地,他边上还有一些人在配合他。这表明,当时法老一个很重要的职责就是管理农耕。就像古代滞纳的皇帝要搞“亲耕礼”一样,蝎子王也在搞“亲耕礼”。假如说蝎子王相当于确定了秦国霸权的秦昭襄王,那么在他之后大概一百年,埃及的秦始皇就出现了,这就是纳尔迈,很可能就是后来传说中统一上下埃及的那个“美尼斯”。

今天的我们不但发现了纳尔迈的陵墓,还发现了他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他的化妆盘,又叫做“纳尔迈调色板”,古埃及人是很喜欢化妆的。这个调色板的正反两面,有不同的图像:

上面这个图像,我们可以看到,在上面一行,有一个最高大的人,带着一个很像板凳的帽子,那就是红色的下埃及王冠,象征着下埃及的霸权,这个人就是纳尔迈。在纳尔迈前面,有很多人举着不同的军旗,军旗前面有很多被砍掉脑袋的人。这应该就象征着纳尔迈带着很多诺姆的联军征服了他的敌人,把这些敌人都杀掉了。下面这个图像,纳尔迈抓着一个俘虏,拿着一个东西在打他。这个俘虏的鼻子很高,可能是西亚人。在这里,纳尔迈带着的是上埃及白冠。他同时戴着上下埃及王冠,表示他很可能已经统一了上下埃及,获得了整个埃及的霸权。纳尔迈的首都在哪里呢?据说在孟斐斯。孟斐斯正好就在上下埃及中间,离今天的开罗很近。纳尔迈将首都设在孟斐斯,也是因为他要同时控制上下埃及。这样,古埃及的王朝史就开始了。

古埃及历史上有多少个王朝呢?如果我们把马其顿、希腊人建立的马其顿王朝和托勒密王朝算在一起,就一共是三十三个。今天我们只讲古埃及,马其顿和托勒密王朝我们不多讲,只重点讲前面的三十一个传统王朝。纳尔迈就是第一个王朝的第一个法老。这三十一个王朝怎么划分呢?我们先看一下:

早王朝时期(1、2王朝)BC3100—BC2686
古王国时期(3至6王朝)BC2686—BC2181
第一中间期(7至10王朝)BC2181—BC2040
中王国时期(11、12王朝)BC2040—BC1786
第二中间期(13至17王朝)BC1786—BC1567
新王国时期(18至20王朝)BC1567—BC1085
第三中间期(21至25王朝)BC1085—BC664
古埃及后期(26至31王朝)BC664—BC332

头两个王朝是早王朝时期。第三到第六王朝是古王国时期,也就是著名的大金字塔时代。第一个乱世就是第一中间期,第七到第十王朝。中王国时期则再次统一,是第十一、第十二王朝。接下来是第二中间期,当时的埃及出现了南北朝。再接下来是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王朝,被称作新王国时期,又叫做埃及帝国,这一时期的历史看上去最精彩。像图坦卡蒙、拉美西斯,都是这个时期的法老。接下来是第三中间期,也就是利比亚和努比亚人统治埃及的时代。最后则是古埃及的后期,叫后王朝时期。这个时期是古埃及文明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也是被波斯人两次征服的时期,最后被马其顿人和希腊人占领。

如果和滞纳历史对比的话,中王国时期和传说中的夏朝是同时的,新王国时期和商朝是同时的。第三中间期的时间和西周差不多,后王朝的时间和春秋战国差不多。所以说,当滞纳文明刚到战国时代时,古埃及已经走到了历史尽头。当古埃及的王朝史开始的时候,滞纳还不知道在干嘛。

2 金字塔(第一至六王朝)

下面我们就讲最开始的两个王朝,第一、第二王朝,也就是早王朝。早王朝时期的历史非常模糊,我们只知道先后有十八个法老,至于两个王朝之间到底为什么会更替,我们都不知道。早王朝时期,其实还没有出现金字塔,具体的政治结构也比较模糊。但是从出土文物和法老留下的纪念性文字可以看出,早王朝的法老是非常上埃及本位的。早王朝法老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带上埃及兵去镇压下埃及的反抗,每次镇压的屠杀规模是非常骇人的。像纳尔迈统一下埃及的那次大战役,据他留下的文字说,一共掠夺了多少东西呢?一共掠夺了12万人口、40万头大牲畜和142万头小牲畜。之后的法老也经常去屠杀、镇压下埃及人。第二王朝末期有个法老叫哈塞海姆威,他的雕像上写道,他两次对下埃及用兵,一次杀了47209人、一次杀了48205人。在哈塞海姆威之后,我们就看不到上埃及对下埃及如此大规模地用兵和屠杀了。我们可以讲,经过四五百年、两个王朝的历史,上埃及的军事强权对下埃及丰富多彩的社会进行了不断的屠杀,下埃及就被慢慢地融入到了大一统帝国里面去。而从第一王朝的中期开始,法老也开始佩戴一种新冠,这种新冠把上埃及白冠和下埃及红冠合体,它长这个样子:

这种冠其实是在下埃及红冠的中间放进了上埃及白冠。法老戴上这种冠,就象征他对上下埃及的统一。好了,早王朝我就讲完了。

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古埃及第一次成型的大一统时期了,第三王朝到第六王朝,也就是古王国时期。古王国的开始时间是公元前27世纪,结束时间是公元前22世纪,也是一个长达四五百年的历史时期,它的首都也在上下埃及的节点孟斐斯。从古王国开始,埃及的历史信息一下子丰富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第三王朝的第二个法老左塞尔制造了一套严密的文官系统。左塞尔任命一个底层出身、叫伊姆霍特普的人做自己的“维西尔”,也就是宰相。在古埃及历史上,左塞尔和伊姆霍特普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一段佳话,是一对所谓的“明君贤相”。大概从左塞尔和伊姆霍特普的时代开始,古埃及就逐渐形成了一套高度中央集权的文官系统。最顶层当然是法老,下面是相当于宰相的维西尔。维西尔负责处理具体政务,每天要向法老汇报。维西尔下面有几个部门,包括财政部、农业部、档案部和司法部。这些官员都向维西尔负责并报告工作,维西尔再向法老报告。在地方上,各诺姆变得更像郡县制下面的州郡,每个诺姆有一个州长,被古埃及人叫做“诺马尔赫”,这个词和诺姆是同源的,一个是Nomarch,一个是Nome。在古王国时期,虽然左塞尔任命的伊姆霍特普是个底层出身的人,但是这个时代整个文官系统仍然有不少封建残余。在古王国时代,中央的官员经常由法老的王族担任。各个诺姆的诺马尔赫也经常是世袭的,法老有时候也会安置自己的私人去做诺马尔赫。这样,中央的王权就会和地方的封建势力形成激烈的斗争。

这套文官系统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收税。每两年,这套系统就要清查一次人口,然后收税。此外,就是监测尼罗河水位。当时,埃及和努比亚之间有六个瀑布,离埃及最近的叫第一瀑布,最远的叫第六瀑布。法老会派人每年在第一瀑布测量尼罗河水位,然后估算一下一年里的泛滥情况和农业收成,这样就能根据情况收税。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庞大的吏治结构里,有法老、维西尔还有各部门以及地方诺姆的诺马尔赫,那么底层的官吏是什么人呢?这些人就是古埃及的“书吏”。书吏是接受过教育的人,会写埃及的象形文字。我们可以看一下古埃及书吏的样子,这里有一个古王国时期的雕像: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人手上拿着一卷纸莎草纸,体态比较肥胖,表示他养尊处优,不用劳动。那么,古埃及的知识阶层是怎么培养的呢?靠的就是它的神权系统。这样,我们就要了解古埃及文明的另一个系统,就是神权系统。

像古埃及这样成体系的神权系统,在滞纳可以说基本不存在,这是古埃及比滞纳高的一个地方。像伊姆霍特普这个人虽然是维西尔,也就是宰相,但左塞尔还让他当了神庙的大祭司。古王国崇拜的神叫做拉神,拼成Ra,在象形文字里写成一个太阳的样子,等于是太阳神。在上埃及有一个圣城,叫赫利奥坡里斯,这个城是由拉神的祭司管理的。其实在诸诺姆的时代,每个城邦都有自己的神,这些神之间大概无所谓高低。等到埃及进入大一统时代,专制帝国就会捧一些主神出来,一个就是法老的守护神鹰神荷鲁斯,还有一个就是国家的最高神太阳神拉。法老本人的合法性是来自神的,他会自称拉神的儿子,也就是“拉之子”,在象形文字里写成一个太阳和一个鸟的样子,这个鸟就是象形文字里儿子的意思,读成Ra-sa。法老的一个头衔,就是这个Ra-sa,拉之子,有点像滞纳说的“天子”。从第三王朝开始,法老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就要疯狂地证明自己对拉神的信仰。埃及太阳神的神学和创世论及宇宙有关,根据赫利奥坡里斯的神学,如果没有拉神的运行,这个世界就要完蛋了,而法老就是代替拉神维持人间秩序的人,他是拉的儿子。所以说,这个神学理论对法老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的话,法老就不具备任何合法性。在古王国时代,封建残余还比较多,各个诺姆往往有世袭的诺马尔赫。这些诺马尔赫有些像日本的那些大名,法老则是幕府将军。如果法老不通过神学强调自己的合法性的话,谁会服他呢?第一座金字塔的修建,就和法老的拉神崇拜关系非常大。

在第一、第二王朝的时候,法老的陵墓不是金字塔,是一种长方体,叫“马斯塔巴”,里面有人殉。我们看一下马斯塔巴是长什么样的:

等到第三王朝开始,法老陵墓不但马上变成了金字塔,而且也不杀人殉葬了。第一座金字塔,就是左塞尔的宰相和大祭司伊姆霍特普给他建造的。古埃及还流传了一个故事,说有一天左塞尔睡觉,梦见自己踩着一个阶梯通到了太阳。醒来之后,他把这个梦告诉伊姆霍特普。伊姆霍特普说好啊,那我就帮你实现这个梦想吧,于是就造了第一个金字塔。第一个金字塔,其实就是把六个马斯塔巴叠在一起,被称作“阶梯金字塔”,有六十多米高:

第三王朝的最后一个法老叫胡尼。胡尼后来被他的养子斯涅夫鲁篡位,斯涅夫鲁就建立了第四王朝。第四王朝的法老,我先给大家看一下列表。我们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熟悉的人,很多人的名字我们肯定听过:

第四王朝王表(括号内为估算在位时期):
斯涅夫鲁(BC2613—BC2589)
胡夫(BC2589—BC2566)
拉杰德夫(BC2566—BC2558)
哈夫拉(BC2558—BC2532)
孟卡拉(BC2532—BC2504)
舍普塞斯卡夫(BC2504—BC2500)
德德夫普赫塔(BC2500—BC2498)

我们可以看到,胡夫、哈夫拉、孟卡拉,就是著名的吉萨三大金字塔的主人。经过第三王朝的百年承平,第四王朝已经比较充裕了,就可以大造金字塔了。第四王朝的开国君主斯涅夫鲁就是一个狂造金字塔的金字塔狂人。大概因为他本人得位不正,是一个篡位者,所以他更要狂造金字塔以显示自己的合法性。除此之外,他还到处打仗,总之是一个开疆拓土、建造大量金字塔的所谓“盛世名君”。

斯涅夫鲁修的第一个金字塔叫“美杜姆金字塔”。这个金字塔一开始可能是要造成像左塞尔金字塔那样的阶梯型,但修到一半后又改了主意,做成锥体的样子。这个金字塔不是他修给自己的,是修给第三王朝末代法老胡尼的。因为他虽然篡位了,但他说他是胡尼的儿子,他是继承胡尼的,所以要给胡尼来一个金字塔。作为一个篡位者,他大概要通过这种手段显示自己的合法性。今天,这个美杜姆金字塔外面的砖块已经坍塌了,中间的阶梯结构还在,今天我们在埃及还能看到,我们看一下它长什么样:

造了美杜姆金字塔之后,斯涅夫鲁就开始考虑给自己造一个陵墓了,他要造一个完美的锥体,底部是方形,四面则是三角形,结果第一个造得不好,因为一开始折角开得太大了,导致如果按照这种角度继续造的话,金字塔会造得很高很高,超出当时的建筑水平。所以造到一半的时候,折角只好改小,导致这个金字塔长得很畸形,它就是今天仍然能看到的“折角金字塔”,我们看一下它的样子:

这个金字塔失败了,斯涅夫鲁就又造了一个金字塔,叫“红色金字塔”。这个金字塔有104米高,也就是三十多层楼那么高。红色金字塔的样子,就是我们印象中那种典型金字塔的样子了,它是第一个这种“标准形态”的金字塔,我们看一下它的样子:

除了狂造金字塔以外,斯涅夫鲁还是个非常星辰大海的人。他是篡位出身,非常想证明自己是埃及的千古一帝,所以到处打仗。首先就是向南侵略努比亚,一次就俘获了将近1万人和20万头牲畜。除此之外,他又征服了西奈半岛,还派船队到黎凡特,去和叙利亚人搞贸易。

接下来,他的儿子胡夫就更疯狂了。胡夫建造了一个高度几乎有150米的大金字塔,我们知道吉萨最大的那个金字塔就是胡夫的,差不多有五十层楼那么高。胡夫的儿子哈夫拉也不遑多让,他也造了一个超级高的金字塔,只比胡夫的矮一点点。除此之外,那个狮身人面像据说也是他的,用来守护他的金字塔,狮身人面像的脸据说就是按照他的样子雕刻的。

那么,现在很多人就会说了:金字塔那么高,怎么可能是那么上古的人造的呢?肯定是外星人搞的嘛!古埃及人是外星人!要我说,这都是一派胡言,这是对古埃及文明没有任何了解的谬论。其实,早在1978年,日本的考古学家就已经复原了金字塔建造的技术。首先,在上埃及的采石场将石头切割成大块,然后用人力拉到尼罗河边装上船,通过水运运到孟斐斯附近的工地,再由人力拉着石块一点点垒上去。那些石块虽然很大,但其实八到十个人力就可以拉动一块石头。造金字塔的时候,只要在工地上建造一个大斜坡,然后由工人将石头拉到斜坡上,放到相应的位置就好了。而且,其实金字塔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除了里面的几个墓室和墓道外,金字塔的大部分都是实心的,建造金字塔是一种比较粗苯的工作。只有专制集权的吏治国家机器,才能发动这样的金字塔工程。

对法老来说,造金字塔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显示他的合法性和实力,一个是消耗各诺姆的实力,那么惨的当然就是古埃及的百姓了。以前的说法认为,建造金字塔的人是奴隶,其实并不是这样。后来考古证据显示,这些工匠不是奴隶,在工地人还能吃到肉。于是很多人又说,哦,那金字塔就是自由民造的,这些自由民过着幸福的生活,热爱他们的法老,这当然也是一派胡言。平民造出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生活幸福呢?这些建造工,很多是靠徭役征发的工匠和民夫,当然会有一定的工钱和待遇。大批的民夫几十年如一日地造这种东西,当然可以造出来啦。根据后来希腊人的记载,在古埃及历史上,埃及人对胡夫是非常痛恨的。胡夫在位时,埃及人无日不在诅咒胡夫赶快死掉,就如同夏朝人对夏桀的痛恨一样,希望“日与汝偕亡”。

在斯涅夫鲁、胡夫、哈夫拉三个暴君滥用民力、竭泽而渔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在哈夫拉的儿子孟卡拉的时代,金字塔就迅速地变小了。那么好了,有人说古埃及人是外星人、好厉害,居然能造这么高大的东西。其实我告诉你,古埃及人也是人,几十年如一日地造这种五十层楼高的怪物,他们也是受不了的,所以孟卡拉的金字塔只有六十多米高。到孟卡拉的儿子舍普塞斯卡夫的时候,国力就更加衰退了,他连金字塔都造不起,只能造一个十五米高的马斯塔巴,就是这么可怜。所以,只要我们把这些金字塔放在时间序列上一看,它就是一个专制大一统费拉帝国从开始兴盛,自称“啊,我多伟大”,到把自己耗死的过程。果不其然,到第四王朝晚期,法老王室的威信一落千丈,钱已经用光了,人民也对王室很不满。法老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不但通过造金字塔向拉神表忠心,也对神庙进行各种捐赠,导致神权系统的权力日益膨胀。第五王朝的第一个法老乌塞尔卡夫本人,就是拉神大祭司。他以大祭司的身份篡位,自己当了法老。

由于第五王朝本身就是祭司建立的,法老本来就是祭司,他们没有必要那么狂热地通过修建金字塔表明自己的合法性。假如前面的法老相当于幕府将军,这些祭司法老就是天皇,本身就有拉神赋予的合法性。所以从第五王朝开始,埃及的金字塔质量就都是很低下的了。我们看一下乌塞尔卡夫的金字塔是什么样:

我们可以看到,第五王朝的金字塔质量不好,今天已经塌成了这个鬼样子了,变成了一堆砖块。第五王朝的金字塔质量不怎么样,也都不是很高。后面第六王朝和中王国时期也有金字塔,那些金字塔今天很多都塌得不成样子,样子很丑,我们就不用看了。可以说,随着第四王朝的灭亡,大金字塔时代基本就结束了。

第五、第六王朝的法老虽然是祭司出身,但他们坐上法老的位置后,也就变成了专制君主,他们想做的事情也是不断削夺各个诺姆的权力,把自己的大臣安排到各地去做诺马尔赫。今天已经出土了这两个王朝很多大臣的传记文字,我们可以看到,当时这些大臣对法老有着非常谄媚的态度,就像滞纳的官员对皇帝的谀词一样。比如说,第六王朝有一个很有名的大臣叫乌尼,我们发现了他写在墓志铭上的传记,在传记里他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我请求法老赐我一套白石头做的棺材,法老就给了我。这是法老从来不会给任何臣子的,所以在法老心中,我是一个很杰出的臣子。我在法老心中很可靠,所以我让法老心满意足。啊!我好开心。当时的传记有很多这样的内容。还有大臣说,啊,我被法老打了,这真是我莫大的荣幸,就是这种东西。

我们知道,这样的大一统费拉帝国是必然不能维持太久的。到第六王朝晚期,统治就出现了巨大的危机。第六王朝的最后一个法老是佩皮二世。根据历史记载,佩皮二世活得非常长,他六岁登基,一百岁才死掉,一共在位94年,应该是世界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他死掉的时候,他的儿子基本都死在他前面了,他的孙辈、重孙辈就纷纷争夺他的权力,孟斐斯秩序大乱,中央王权彻底瓦解,古王国就结束了。据说,当时法老的位置一度落到一个女继承人手上,于是她就设了一个计谋,把她的竞争者叫到一起开会,然后放水淹死了这些人,接着她自己也死于非命,法老系统一下子就崩溃掉了。还要提一点,早在古王国时期,法老就给自己做腊肉,也就是死后被做成木乃伊。但现在的大金字塔里,我们已经看不到木乃伊了。那么胡夫这些人的尸体去了哪里呢?这个我们等一下再讲,这是一个很德匹下的故事。

3 大洪水(第七至十七王朝)

接下来,就是第一中间期,也就是第七到第十王朝。其实,第七、第八、第九王朝都是一种比较强大的地方权力。当时,各个诺姆陷入了封建割据状态,每个诺马尔赫都可以看成了类似日本战国的一个大名。因为中央权威崩溃了,这些人就纷纷封建割据,互相打封建战争。这种战争的烈度是很低的,最大的也不过是一两千人打一打闹一闹。在第一中间期早期,埃及虽然出现了大规模的干旱,但其实死人比例并不是很高,因为有各个封建领主保境安民。在这个时期的出土文物里,我们会看到这些诺马尔赫留下的文字。他们经常说,啊!空前的灾难到来了,中央已经崩溃,社会大乱,到处在打仗,大干旱也来了,但是我庇护了好多百姓,我的领地内没有人饿死,也没有人渴死。这些话当然有自吹的成分,但它确实反映出,在帝国崩溃后,当时埃及境内存在着许多保存人口的封建安全岛,它们非常有效地限制了洪水的烈度。但我们要知道,因为埃及已经有过一次大一统了,大一统的甜头大家都知道,很多诺姆里都有希望大一统的野心家,于是战争和政治斗争的底线慢慢就被破坏掉了。在古王国时期,很多中央官员都是王族,诺马尔赫则有很多世袭贵族。当然,法老也会提拔一些出身微寒的人,比如左塞尔提拔伊姆霍特普。可是,在第一中间期,各个诺马尔赫为了争霸,争相起用一种人,叫做Nedes,被翻译成“涅杰斯”,大概相当于中文里的“寒人”。涅杰斯是缺乏封建家族背景的平民,只有自己的智力,以游士身份在各个诺姆之间游走,很多诺姆的政府中都充斥着涅杰斯。到第一中间期的晚期,埃及形成了三大势力互相争霸。在南面的底比斯,是第十一王朝,它在后来开创了中王国时期。在埃及中部,有一个诺姆叫阿西尤特,控制了中部埃及。在北部,则是第十王朝。这样,就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我们看一下埃及的地图,看看底比斯在哪里:

我们知道,古埃及的大一统,就是上埃及的希拉康坡里斯顺流而下打出来的。底比斯也是这样。底比斯的地十一王朝正是中王国大一统的策源地。底比斯不但有埃及本土的兵员,还能从南面的努比亚掠夺人口和招募雇佣军,努比亚的弓箭手是很厉害的,所以底比斯的军队也是很强大的。而且,在底比斯的宫廷里还充斥着涅杰斯,也就是寒士。所以,底比斯对战争和政治规则的破坏是相当大的。果然,底比斯的军队在公元前2040年左右顺流而上,消灭了中部和北部的两个政权,再次统一了埃及,埃及的中王国时代就开始了。第二次统一埃及的法老,叫孟图霍特普二世。

下面,就要讲第十一、第十二这两个王朝,也就是中王国时期了。首先,要顺带讲一讲中王国法老的血统。古埃及人是一个黑人和白人混血产生的民族,而不是一些“民科”说的黄种人,这从古埃及语的构成也能反映出来。上埃及和下埃及在人种上也是有差异的。下埃及的人白人特征更明显,上埃及的人黑人特征更明显。我们看古埃及雕像就会发现,胡夫的黑人特征就很明显。再次统一天下的孟图霍特普二世,他的雕像也把他的脸漆成了黑色。

第十一王朝非常短暂,只有几十年。很快,第十二王朝的开国君主阿蒙涅姆赫特一世就篡位上台了。第十二王朝时间比较久,有两百多年。阿蒙涅姆赫特一世是一个非常阴险毒辣的人。首先,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底比斯的地方神阿蒙说成是太阳神,把阿蒙和古王国的太阳神合体,造了一个新神叫阿蒙拉,也就是Amen-Ra。阿蒙神的样子,本来是头上有两个羽毛。当它变成阿蒙拉之后,两根羽毛下面就出现了一个太阳圆盘。这象征着底比斯的本地神统治了埃及的神界,对全埃及的信仰进行了控制。

到后来,阿蒙拉神中“拉”这个字就不太被人提了。这样,阿蒙神就替换了老太阳神拉,变成了太阳神。阿蒙涅姆赫特一世最有名的一点,就是他留下了一篇“脍炙人口”的帝王学著作,叫做《阿蒙涅姆赫特的训诫》。这是他死前给他太子留下的秘传心法。这个秘传心法讲的是什么东西呢?讲的是他作为帝王的一些心术。在那里面,他告诉太子,你要小心那些涅杰斯,虽然这些寒士表面上很恭顺,但事实上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搞阴谋,为自己的荣华富贵服务。除此之外,你千万不要信任自己的任何兄弟,更不要结交任何密友,那些人很危险。你在睡觉的时候也要小心,因为涅杰斯无时无刻不在策划着阴谋诡计,你必须要好好地堤防他们。作为一个法老,我给你一点人生经验:我会让出身低下的臣子过得很富有,这样我就可以利用他们。对于那些贵族出身的人,我也会让他们感觉自己好像过得不错。作为一个法老,我就是通过这种方法保住至高无上的权力。其实,中王国时期,乃至之前在北方割据的第十王朝都留下了这种帝王学著作,阿蒙涅姆赫特一世这个是最有名的。这个时代,就是底线不断降低、帝王心术法家之学兴盛的时代。

另外,阿蒙涅姆赫特一世还在埃及和西亚的交界处造了一道长城,这和滞纳皇帝也是非常像的。他又废除了一大批诺马尔赫的世袭权力,把中央的流官派到许多诺姆去,让法老直辖的诺姆变得越来越多。除此之外,他还率军大规模攻击努比亚。最后,他的下场也很符合他的德性。他死在一场宫廷阴谋里,然后阴谋者又被他的太子杀掉,太子随后继位。

《辛努亥的故事》

第十二王朝的法老用来和地方的世袭诺马尔赫对抗的人,往往是那些出身微寒的涅杰斯。法老时常用涅杰斯出身的流官,去代替世袭的诺马尔赫。这种趋势,在第十二王朝越演越烈。法老不断介入各诺姆之间的纠纷,让自己成为最高裁定者,大批免除掉各诺马尔赫的世袭权力,然后把诺姆的财政权收到中央。到这个王朝第六个法老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时候,就彻底完成了中央集权化。塞索斯特里斯三世按照一般人的史观来看,是个忧国忧民的“圣贤之君”。他曾经带军深入努比亚,在努比亚腹地修了一大堆军事堡垒,然后再立碑,说我多么伟大、我杀了努比亚的人口、抢了他们的牲畜、烧了他们的庄稼。他做了几件很重要的事,第一个是在全埃及范围内完成改土归流,诺马尔赫都变成了流官太守,很多人都是涅杰斯出身。第二,他又不信任这些流官,于是就把全国划成了三个监察区,分别是下埃及、上埃及和努比亚,每个监察区他都设一个叫“瓦列特”的官,也就是钦差,相当于刺史。这些钦差的任务,就是监督那些诺马尔赫。这个非常像汉武帝设六百石的十三刺史,去监督两千石的郡守,是一模一样的。第三,他已经改土归流完成了,各诺姆也被他收归中央了,他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丈量土地,把各诺姆的土地平均分配给一个个小农。我们知道,尼罗河每年会泛滥。泛滥之后,田地的边界就被冲垮了。所以塞索斯特里斯三世就培养了一大批书吏,他们的任务就是每年下乡、征税,然后划定原来的田地边界,重新均田。这样的制度下,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个帝国的费拉化基本已经完成了,这个帝国也没几年混头了。但只有一个东西法老不敢动,那就是神庙的庙产,神庙庙产一直延续了下来。但除此之外,各个诺姆已经被原子化了。所以,在那个时代教育小朋友的课文,就是非常费拉化的。有一篇课文就是说,有个父亲在教育他的儿子,说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去做书吏、做官吏。做官吏多爽啊,你可以到农村去收税,可以想让百姓干什么百姓就干什么。然后,你千万不要做农民。一个农民每天过的是什么生活啊,税吏冲进他的家门,让他交税,他交不出就要被打。你也不能当兵。一个大头兵,很容易就会死在黎巴嫩之类的鬼地方。那个爸爸还不让他的小孩当祭司,因为我们知道,神庙系统保存得很完好,神庙的田产是依附着一个个神庙形成的,祭司还有组织生产和跟老百姓一起劳动的任务,它是在一个费拉化的原子汤中的秩序高地。祭司是很累的,他们不但要搞祭祀,还要带着老百姓劳动,教给老百姓农业技术。所以那个爸爸说,你看那些祭司多惨啊,还要去种地。所以我告诉你,还是当官好啊,你当官就不用干活了,学而优则仕。就是这样一种社会价值观。当然了,中王国的文学、艺术还是很发达的,但我们今天就不仔细讲了。其实任何一个所谓的盛世,文学、艺术都会很发达,但这些很大程度上就是文明的泡沫而已。

在讲第十二王朝灭亡前,我们看一下最终完成古埃及格式化的法老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雕像:

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这个雕像,和典型的古埃及法老雕像不一样。其他法老一般会把自己搞成一种很威严、很丰润的样子。但塞索斯特里斯三世,却把自己搞成了一张忧国忧民的脸,好像在表示自己心怀天下苍生。他死掉以后不到一个世纪,空前的大洪水就爆发了。

公元前18世纪,第十二王朝就在暴民和流寇的蜂起中灭亡了。关于第十二王朝灭亡的细节,其实现在历史的记载非常模糊。但是,有一份祭司记下的文献留了下来,反映了当时的情况。这个祭司叫伊浦味,这个文献就叫《伊浦味陈辞》。有人说这个文献其实是第一中间期的,但我还是倾向认为它是第二中间期的,因为那里面描述的惨烈大洪水景象,不太可能在第一中间期发生。那么,伊浦味说了什么呢?他说,国王被暴徒废除,金字塔所掩盖的已经变成空虚,国家首长逃亡,长官被驱散到各地,政府机关被打开,书吏都被杀掉了,他们的文件也被抢光了,连土地的文册也被毁掉了,埃及的所有谷物都被暴民充公了。法庭里面的纸卷也被暴民们抢到公共场所,随意践踏,被撕得稀巴烂。伊浦味说,所有金字塔都被抢光了。所以,我们现在见到的胡夫金字塔墓室里,所有宝藏都没有了,他棺材上面的盖子也没了,只有一个空空的棺材,他的尸体早就不知道被暴民弄到哪里去了。

秩序既然是真空的,总会有人来填补,这时候西亚的蛮族就登场了。在第十二王朝灭亡前后,一支非常强大的蛮族就入侵了埃及,他们就是喜克索斯人,他们是闪米特人,也有人说他们是犹太人的祖先。喜克索斯人在第十二王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从东面进入下埃及定居了。在下埃及东部,形成了一个城市叫阿瓦利斯。等到大洪水一来,喜克索斯人就迅速出击,把下埃及占领了。埃及人残存的土地,只剩下上埃及了。

墓室壁画中描述西亚蛮族进入埃及的场景

这样,经过一系列的混乱,就形成了南北朝的局面。北朝,就是喜克索斯人的第十五王朝,法老是白种的闪米特人,这完全是一个异族王朝。在上埃及,等到暴民的大洪水过去之后,埃及人在底比斯重建了王权,这就是第十七王朝,也就是南朝。不过,第十七王朝的王室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也说不太清楚,很有可能是努比亚人输入秩序建立的一个军事政权,不过他们是崇拜埃及文化的,因为努比亚在被中王国征服以后,这些努比亚黑人是非常仰慕埃及文化的,对埃及有一种类似朝鲜对滞纳的心态。所以,这个南朝的法老有可能是黑皮肤的。埃及的军队是完全打不过喜克索斯人的。喜克索斯人有战车,还有复合弓,埃及人全都没有。这种南北朝局面维持了一段时间以后,埃及或者努比亚人的南朝学习了北朝的军事技术,掌握了这些喜克索斯人的战车、复合弓还有盔甲技术。在第二中间期后期,第十七王朝有一个法老叫塞肯内拉,他开始兴兵北伐,去跟喜克索斯人打仗。当时有一个故事,说塞肯内拉在底比斯附近修了一个大型的河马养殖园。喜克索斯人的法老就说,你这些河马太吵了,吵得我没法睡觉。底比斯和喜克索斯法老距离明明很远,北朝就是在找茬。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来,既然北朝法老连南朝修河马养殖园这种事都要管,很可能当时的南朝缺乏自主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向北朝称臣纳贡的。塞肯内拉就很生气,于是他就带军北伐,然后就被敌人打死了。19世纪,他的木乃伊被发现了,上面有十几处伤痕,可以说死得很惨。塞肯内拉死掉之后,他的长子卡莫斯、小儿子雅赫摩斯相继继位,不断北伐。最后在公元前16世纪,雅赫摩斯靠着从北朝学来的军事技术,终于消灭了北朝、统一了埃及。他统一埃及之后,第十七王朝就变成了第十八王朝。人们在这里做了一个人为的王朝划分,其实十七、十八两个王朝之间是没有权力变动的。这样,第二中间期的南北朝就结束了。

在第二中间期早期的大洪水里,埃及的人口损失是非常大的。后来,下埃及有很多西亚人进来了,上埃及有很多努比亚人进来了。所以说,等到第二中间期结束,后面的新王国,埃及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冒名顶替的了。就像华北在五胡十六国之后,北朝和隋唐的华北人大都是五胡冒名顶替的“汉人”。

4 帝国(第十八至二十王朝)

接下来就是埃及历史上所谓最精彩的新王国时期,它非常像隋唐,也叫“埃及帝国”,跨越了第十八、十九、二十这几个王朝。十八王朝的建立者就是雅赫摩斯。这个王朝虽然来自埃及人或者努比亚人的南朝,但它的军事武力是非常北朝化的,所以这个王朝早期的王室有一个特点,非常尚武。第十八王朝又以中王国旧都底比斯为首都,宣布要恢复传统埃及的光荣,阿蒙神信仰也在全埃及被重建了。古王国以来的官僚系统,包括法老、维西尔、各个中央部门和郡县化的诺姆,全都被重建了,冒名顶替得非常好。甚至连法老的尊号,也都恢复了埃及旧制。但是,他们在军事上却非常北朝化。这个王朝和后来的十九王朝留下的遗迹,经常是法老站在战车上打击各种敌人的壁画。

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很多都有非常“精彩”的南征北战的故事,我们不可能一个个讲,只讲几个有节点性的。首先,给大家看看第十八王朝的前十位法老:

雅赫摩斯(BC1570—BC1546在位)
阿蒙霍特普一世(BC1546—BC1526在位)
图特摩斯一世(BC1525—BC1512在位)
图特摩斯二世(BC1512—BC1504在位)
哈特谢普苏特(BC1503—BC1482在位)
图特摩斯三世(BC1504—BC1450在位)
阿蒙霍特普二世(BC1450—BC1425在位)
图特摩斯四世(BC1425—BC1417在位)
阿蒙霍特普三世(BC1417—BC1379在位)
阿蒙霍特普四世:埃赫那吞(BC1379—BC1362在位,以上在位时间均为估计)

比较重要的首先是第三个法老图特摩斯一世。他组织大规模的军队,试图恢复埃及“往日的荣光”。向南,他的军队深入努比亚,一直打到第三瀑布。向东,他的军队乘着战车、拿着复合弓,一直打到了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北部。这里有一个细节,能让我们看出为什么古埃及是环地中海世界的外围。当埃及军队看到幼发拉底河是从北向南流的时候,他们很惊讶,因为尼罗河是从南向北流的,他们从没见过这种“逆流”的河,感到超级惊讶。从这里也能看出,当时的埃及人对世界的认识是多狭窄。

图特摩斯一世奠定了埃及帝国的版图。埃及帝国的统治,其实是一种复合的统治,在各个区域奉行不同的制度,等于是一个天下体系。埃及帝国的帝都就是底比斯,上下埃及和努比亚是它本土,西亚的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当时有很多小邦,这些小邦全都成了埃及的藩属国,这些小邦的王公就把王子送到埃及做人质,埃及就把这些人质培养成埃及化的人,然后再送回去当傀儡国王。埃及和这些小邦是如何进行商业往来的呢?这个形式我们简直太熟悉了,就是朝贡贸易。这些国家的船队往来于尼罗河口和地中海东岸之间,跟埃及进行朝贡贸易。他们向埃及人进贡,埃及人再向他们开放贸易。埃及人认为,当时在四面八方有各种各样的蛮夷,有黑色的努比亚人,有白色的利比亚人和西亚人,但他们全在我棕色皮肤的埃及人控制之下,我们埃及人是最文明的。

之后比较重要的一个法老,就是第五位法老哈特谢普苏特,她是女人。她是图特摩斯一世的儿媳,她的老公是图特摩斯二世。图特摩斯二世的身体不好,她就篡位自己当了法老,有点像唐高宗和武则天的故事。哈特谢普苏特时期,埃及组织了一次跨海远征。因为她是女人,她本来就是不太合法的,所以她要搞一些形象工程证明自己的伟大,要开辟新的贸易路线。埃及的船队经过红海,到了今天的索马里,把那里称作“蓬特”。哈特谢普苏特就说,你们看,我好厉害,我让我们的船队都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我们知道,其实索马里离埃及不能说太远。在同时代的腓尼基人看来,这不是多远的距离,但埃及人就认为很远了。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埃及人是多么地妄自尊大,他们的世界图景是多么狭小。

Statue of Hatshepsut on display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哈特谢普苏特神庙

哈特谢普苏特之后就是图特摩斯三世。图特摩斯三世是二世的儿子,他是妃子生的,他的生母不是哈特谢普苏特。哈特谢普苏特作法老的时候,他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下。等到哈特谢普苏特一死,他就立刻夺权,然后尽可能地抹掉了所有场合下写着的哈特谢普苏特的名字。图特摩斯三世也是一个所谓“文治武功”非常厉害的专制法老。他的一生十七次征战,因为帝国版图太大了,努比亚人、利比亚人和西亚人经常造反,图特摩斯三世就总是到处打来打去。今天的西方人还给了他一个称号,叫“古埃及的拿破仑”。他打仗是比较奸诈的,会用各种阴谋诡计去取胜。

图特摩斯三世之后一个重要的法老就是第九位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大家可能没太听说过阿蒙霍特普三世,但他的儿子非常有名,就是埃赫那吞。如果没听说过埃赫那吞,大家肯定听说过他的儿子图坦卡蒙。在阿蒙霍特普三世时期,埃及帝国到了它的正午时期,国力非常充盈,底比斯成了埃及人眼中的世界中心,充斥着各国的使节和人质。阿蒙霍特普三世的生活是极端荒淫的,他有非常多的嫔妃,除此之外他只远征过一次努比亚,后来就不打仗了,整天在宫里面享乐。当时,法老为了竖立自己的权威,经常要打仗,打赢了之后就说这次战争是靠神打赢得,就要给神庙各种捐赠,包括财物和土地,神庙祭司的势力也越来越膨胀。阿蒙霍特普三世就开始和祭司集团斗争。首先,他逃避出征,正可以避免战胜后向神庙捐赠。其次,他信不过自己的绝大多数妃子,他最宠爱的是一个叫提伊的女孩,可能是个出身下层的努比亚人,对她特别特别地好。第三,他自己造了一个神叫阿吞,读成Aten。埃及的神一般都是有动物或者人的形象的,但阿吞是没有人和动物的形象的,它就是一个太阳圆盘。阿蒙霍特普三世说,我认为阿吞才是最高的神,阿蒙神不是。他试图提出另一套意识形态,去对抗神权系统。他还在底比斯附近挖了一个人工湖,搞了一个船叫“阿吞的闪光”,整天和提伊在上面玩。

以上就是第十八王朝早期的历史。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一段非常复杂的历史了。在这个时期,王权和神权进行了激烈的斗争,这就是埃赫那吞和图坦卡蒙的时代。这段时间虽然只有几十年,但是是埃及史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刚才讲过,阿蒙霍特普三世提出了一个高于阿蒙神的阿吞神,等到他死掉之后,他和提伊的儿子埃赫那吞就继位了。埃赫那吞的名字,Akhennatan,翻译过来就是“阿吞的光辉”,他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一神教改革。

在公元前1380年左右,埃赫那吞登基之后开始和祭司集团进行激烈的斗争。他首先提出,阿蒙神不是最高的神,古王国的拉神才是最高的神,结果没有人跟他合作。他就用了第二招,大量起用出身非常低贱的官员,让他们变成自己的心腹,然后着手创造他“伟大的”阿吞神学。他一共统治了十二年。在他统治的第六年,他就正式推出了自己的阿吞神学。他说,世界上只有一个神,就是太阳圆盘阿吞,这个神长成这个样子:

除此之外,埃赫那吞又依靠他那些出身低贱的跟班,组织一大批人离开了底比斯,跑到埃及中部的山谷里面建了一个新首都,叫阿马尔纳,又叫埃赫塔吞,就是Akhetaten,意思是“阿吞的眼界”,也就是阿吞神目光所及的地方、太阳圆盘能照耀到的地方。在这种一神教的意识形态下,法老以及人类和神相比就非常微不足道了。以前,法老是拉之子,是有神性的,现在不是了,法老跟阿吞神相比微不足道。所以,在埃赫那吞的新首都出现了一种“阿马尔纳艺术”,和埃及传统艺术有截然不同的风格。这种艺术风格之下,对人的描绘是非常写实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法老的雕像,比如哈夫拉、图特摩斯三世,他们的雕像都是非常伟光正的。埃赫那吞的不是这样,是超级写实的。这就是埃赫那吞和他的王后纳芙蒂蒂(Nefertiti)的雕像:

纳芙蒂蒂的出身众说纷纭,有人说她是大臣的女儿,有人说她是两河流域米坦尼王国的公主,嫁到了埃及。总之,纳芙蒂蒂是非常支持埃赫那吞的。我们再看一副壁画:

在这里,埃赫那吞和纳芙蒂蒂各自抱着一个儿女,法老的一家在阿吞神的光辉照耀下。大家可以看,这幅壁画对法老一家体型的描绘,非常写实,连埃赫那吞的大肚子都描绘出来了。

虽然埃赫那吞不顾埃及几千年来形成的神学法统,依靠自己的权威和武断开创了一个神学体系,但在他撤离底比斯之后,底比斯城内的人是不服从他的。当时,分成了好几派,第一派是维西尔阿伊,也就是宰相,他是提伊太后,也就是埃赫那吞母亲的哥哥。他奔走于阿马尔纳和底比斯之间,试图斡旋两者的关系。第二派是底比斯的阿蒙神祭司,他们是一步也不愿意离开底比斯,也不会接受阿吞神的,他们激烈地攻击埃赫那吞。除此之外,下埃及的军队总指挥叫郝列姆赫布,他率军驻扎在孟斐斯,观望着局势。又过了几年,埃赫那吞死掉了。再过一两年,纳芙蒂蒂也死了。因为这个宗教革命完全是埃赫那吞自己搞出来的,他死掉之后,整个阿马尔纳城就被废弃了,底比斯的祭司集团就对阿马尔纳进行了大规模的反攻倒算,埃赫那吞的党徒有几千人被杀掉,剩下的人四散奔逃。有一种说法认为,既然埃赫那吞可能是一神教的起源,那么《圣经》里《出埃及记》的故事,就是阿吞神信徒从埃及逃到以色列的故事。

在这之后,阿蒙神祭司集团又扶立了一个傀儡,就是埃赫那吞九岁的儿子图坦卡蒙。我们很熟悉图坦卡蒙了,因为他的陵墓在1922年被完好地出土了,他的陵墓是罕见的没有被偷盗过的新王国法老陵墓,据说出土他陵墓的考古队受到了诅咒,好几个人死于非命。这个诅咒到底存不存在,姑且不论,总之我们对彼岸世界还是要心怀敬畏。不过,这里我还是要顺带讲一下新王国的陵墓。在第二中间期的大洪水之后,埃及人就不修金字塔了,这种建筑技术可能已经失传了。新王国法老的陵墓全部都修在山谷里面,它们都是被专业工匠挖出来的地下墓室。今天埃及有个地方叫帝王谷,那里就是埃及新王国的墓葬群。

图坦卡蒙的金面具

总之,图坦卡蒙虽然在今天因为他的陵墓很出名,但他就在位了十年。他九岁登基,十九岁就去世了,很可能是被阿蒙神祭司谋杀的,他就是一个傀儡。然后那些祭司又把那个试图骑墙的宰相拥上法老宝座。没过几年,阿伊也死了,有可能也是被底比斯的祭司集团除掉的。底比斯祭司集团除掉这两个不那么听话的法老之后,下埃及的军队就表态了,说他们支持底比斯,要重整阿蒙神信仰。于是,之前一直在观望局势的军队总指挥郝列姆赫布就登基了。他没有把首都设在底比斯,而是设在他军队的驻扎点孟斐斯。他在位期间,彻底重整了所有阿蒙神庙,把埃赫那吞、图坦卡蒙和阿伊这三个法老从历代法老名单里去掉,完全恢复了阿蒙神祭司的权威。

郝列姆赫布死掉之后,第十八王朝就终结了,他手下最信任的一个军官拉美西斯一世继承了法老的位置,开创了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一世其实没干两年就死掉了,他的儿子塞提一世干了十几年,也是一个很喜欢打仗的法老,一方面尊重神庙,一方面到处南征北战。塞提一世的儿子是谁呢?就是那个很有名的拉美西斯二世。

拉美西斯一世木乃伊

对拉美西斯二世,大家听过的故事肯定是太多太多了。在古埃及历史上,他大概相当于唐玄宗或者乾隆这种角色,是个非常好大喜功的君王。而且,他进行了一次没有埃赫那吞的埃赫那吞革命。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等一下再说。

大约在公元前1304年,拉美西斯二世就登基了。当时,埃及最大的敌人是小亚细亚新兴的赫梯帝国。赫梯帝国是世界上最早掌握铁器技术的国家,但自命天朝上国的埃及对铁器不屑一顾。而且,因为赫梯人对铁器技术进行保密,埃及人也学不会。赫梯和埃及在今天的叙利亚、巴勒斯坦还有黎巴嫩进行了反反复复的征战,两边一直在打仗。公元前1300年前后,拉美西斯二世调动了埃及帝国的两万常备军,加上一万西亚雇佣军,北上跟赫梯帝国决战,于是双方就打了一场非常著名的战役,叫“卡叠什之战”。这是卡叠什之战的形势图:

紫色的是埃及军,红色的是赫梯军。当时,拉美西斯的常备军两万人,分成四个军团,成一列纵队向北进发,他自己带着走在最前面的军团。结果,赫梯军队的主力,大概也是两万人,有大量的战车,埋伏在城东。等到拉美西斯的军队走过去之后,赫梯军队突然发动了侧击,把走在前面的两个军团冲垮了,拉美西斯二世就被包围了。拉美西斯二世身边的那些费拉常备军已经全都逃跑了,他都快要被活捉了,但他自己养了几十头非洲的狮子。赫梯军队是小亚细亚人,他们没怎么见过狮子,所以虽然他们有铁器,虽然有很厉害的战车,但一直突破不了拉美西斯二世的本阵。之后,历史记载出现了蹊跷。我们知道,后来拉美西斯二世回到了埃及,他在神庙的壁画上写了这场战役的过程,他怎么说的呢?他说我老非常厉害,我的那些兵全都跑了,于是我一个人开着战车开始对赫梯人大屠杀,我一个人杀了成百上千的人,我摧毁了他们无数的战车和部队,就这样大肆吹嘘。至于别人的功劳,他都不屑一提。但是,我觉得从常理推断的话,埃及前面的两个军团一万人,一下子就被赫梯军冲垮了。剩下的一万埃及军队,怎么可能打得过两万精锐的赫梯大军呢?很有可能最后救他出来的,是从战场西面赶过来的一万西亚雇佣军,那些人的战斗力肯定是比文明的外围古埃及好的,但拉美西斯二世没有提到他们。总之,拉美西斯二世肯定是侥幸逃得一命,逃回埃及,然后就大肆吹嘘,在神庙的壁画上面吹嘘自己像神一样勇猛,说自己非常厉害非常伟大,说自己在卡叠什取得了不朽的胜利。这里给大家看一个壁画,这就是拉美西斯二世在壁画上面开无双,杀了成百上千的赫梯蛮夷:

但是,这场战役打完之后,埃及军队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攻势了。以后,拉美西斯二世就每年派一些军队到叙利亚抢劫一下,抢劫完了就跑。但是,他还是说他在卡叠什获得了大胜利。这场战役到底怎么回事,其实我们都明白。最后,一直到公元前1283年左右,埃及才终于和赫梯签订了和平条约,双方终于停战了。旷日持久的战争结束了,拉美西斯二世会休养生息吗?他不会的,他还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意识形态革命,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活着的神。几年之后,在埃及最南端的阿斯旺,就是今天埃及和苏丹的交界处,一座宏伟的神庙建成了,就是著名的阿布·辛拜勒神庙。我们知道,埃及的神庙全部都是拜神的。但这个神庙拜的是谁呢?拜的是拉美西斯二世自己。阿布·辛拜勒神庙的入口处有四个坐像,是四个拉美西斯二世的雕像,每个有差不多二十米高。站在这个神庙门口,仰望这些雕像,肯定会很震撼,有一种专制帝王试图带给人的压迫感。而且,这个神庙有六十多米的进深。在这个神庙的深处,有几个神像,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像也在当中,他的一边坐着拉神,另一边坐着阿蒙神。每年有两天,其中有一天据说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第一缕太阳光会打到神庙深处拉美西斯二世像的脸上。这样看,拉美西斯二世作为一个法老,已经比最高的阿蒙神和拉神还要厉害了。所以说,拉美西斯二世在表面上尊奉神权系统,却在意识形态上彻底压倒了阿蒙神祭司集团,自己成了最高的神,创造出了“朕即神也”这样一种神学理论。

拉美西斯二世不但喜欢自我宣布胜利,在壁画上杀敌,还把自己改造成神。他还有一个超级爱好,就是在全国各地立自己的雕像。直到今天,我们在埃及各地都能看到他的雕像,特别特别多,甚至今天开罗街头都立着他的雕像,这可是三千二三百年前的文物,相当于殷商时期的东西,就每天这样日晒雨淋的。为什么今天的埃及人不心痛呢?这可是上古文物啊。我想,除了当代埃及的文物保护意识不够之外,很大原因也是拉美西斯二世的雕像太多了,并不是那么值钱。拉美西斯二世的私人生活也是很荒淫的。作为一个超级“伟大”的法老,他有大量嫔妃,子女超过100个,甚至还娶过自己的女儿。而且他很喜欢外国女人,他的嫔妃里各国女人都有,甚至还有两个赫梯人。

除此之外,拉美西斯二世不喜欢干燥的上埃及。当时的下埃及已经掌握了排水技术,有大量新开发的土地。下埃及的气候又比较潮湿,比较宜居,生活更富庶,比较像吴越。所以他很喜欢“拉美西斯二世皇帝下下埃及”,就像“乾隆皇帝下江南”。他在下埃及东部修了一个陪都,经常住在那里,他不喜欢孟斐斯和底比斯。而且他还在下埃及西部造了一个三百多公里长的大长城,用来防备西面的利比亚人。他就是这样一个费拉大君,有一种乾隆的既视感。

拉美西斯二世活了九十多岁,当了六十七年法老,才终于一命呜呼。我们知道,第十九王朝的法老是下埃及的军人。这些军人有不少是西亚蛮族出身。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保存到了今天。通过他们的木乃伊我们可以知道,他是一个红头发的白种人。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第十九王朝在血统上不是埃及本地人,他们是从西亚阑入埃及的蛮族,但是埃及化了。拉美西斯二世本人虽然是西亚蛮族血统,但是他cosplay埃及费拉大君,玩得很高兴。

拉美西斯二世死掉之后,埃及帝国迅速地衰落掉了。后面还有几个法老,都没什么好说的了。等到第十九王朝晚期,利比亚蛮族从西面打过来,当时地中海东部也兴起了“海上民族”,他们可能就是《圣经》里面讲的腓利斯丁人。他们从海上打过来,和利比亚人合流。利比亚人是被埃及人视为蛮族的,但他们和海洋的联系比天朝上国埃及多。他们经常和海上民族来往,然后两者联合入侵,利比亚人有海上民族式的长剑和盔甲。第十九王朝后期的几个法老经常被利比亚人和海上民族打得节节败退,不过他们也很精通一种技术,就是壁画杀敌、壁画强国。于是他们又用了这个办法,在神庙的壁画上说我跟利比亚人和海上民族打仗,杀了几万几千人什么的。在公元前1200年左右,第十九王朝灭亡了。当时,有一个叫伊尔苏的叙利亚籍奴隶带着流寇造反,横扫全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最后一个法老是一个小朋友,叫西普塔。他和他的母亲两个人孤儿寡母,根本无法控制局势。这个时候,有一个叫塞特纳克特的大军阀,这个人有点像朱温。他讨平了伊尔苏,相当于朱温把黄巢、秦宗权之流压下去,然后他就逼小法老退位,自己篡权建立了第二十王朝。

叫塞特纳克特的大军阀

第二十王朝除了开国的塞特纳克特之外,后面的那些法老全部都叫拉美西斯,从拉美西斯三世一直排到十一世。他们试图恢复拉美西斯二世时代的“盛世”,但是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到这个时候,埃及传统的王权已经不可能再建立起什么秩序了,能够输入秩序的是利比亚蛮族和南面的努比亚人。东面西亚的民族已经发展得比埃及还要厉害了,他们早已不是蛮族了,他们无论是航海还是制铜、冶铁方面都已经比埃及先进了,他们当然也有输入秩序的能力。这时候,埃及已经在国际中衰落了。等到第二十王朝晚期,新王国的帝王陵已经几乎被盗墓贼盗光了,首都的治安都不怎么样了,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的邦国也都不向埃及朝贡了。埃及向他们派出的使节,还遭到他们的羞辱。埃及帝国混到了这么惨的地步,在国际上已经离心离德了。公元前1085年,随着拉美西斯十一世死掉,第二十王朝灭亡。新王国时期,也就是埃及帝国,就结束了。

5 灰烬(第二十一王朝至绿教)

第二十王朝灭亡后,埃及的传统王权不再,整个埃及本土的势力只剩下祭司集团还一直延续着过去的势力和传统。虽然拉美西斯二世进行了神学革命,但神庙的庙产没被他怎么动过。神庙掌握了当时埃及大约百分之十五的土地,有自己的城市和农田。这些地方以神权为中心,还保存着一定程度的自组织能力和秩序。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就是阿蒙神庙的大祭司,他们像第五王朝的时代一样自己当了法老。

在这里,给大家看一下当时底比斯城留下的一些遗迹,当时底比斯城最大的两个神庙,也就是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都是非常高大的,每个柱子都有二三十米高。今天,底比斯城的遗迹也就基本只有这些神庙留了下来,那些平民和王室的东西几乎都没了。我们可以看到,真正埃及本土有自组织能力的东西也就剩下神权系统了,他们的遗迹保存到今天,也是他们自组织能力比较的一种反映。所以,是他们在传统王权崩溃后变成了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

埃及帝国灭亡后,埃及的朝贡体系就崩溃了,甚至连努比亚也独立了,利比亚人和西亚人也不来朝贡了,埃及缩回了自己的本土。虽然祭司主持的第二十一王朝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秩序,但是很快,下埃及就被利比亚人占领了。埃及的祭司只好退缩到底比斯,盘踞在上埃及。利比亚人进入下埃及之后,他们根据原有的部落组织,建立了一批封建国家,每个领主占有一定的地盘。埃及人当然是不能理解这种蛮族输入的秩序的。所以古埃及人的历史记载,就把其中三个最强大的利比亚领主,分别记录成第二十二、第二十三和第二十四王朝。利比亚人所谓的第二十四王朝和第二十二、二十三两个王朝其实是同时存在的,而第二十四王朝最强大。在第二十四王朝后期,这三个利比亚邦国结成了一个同盟,第二十四王朝做了盟主,接着就准备征服祭司控制的上埃及。

利比亚人虽然也拜埃及的神,但是他们完全不按照埃及的传统礼制拜。比如说,对太阳神的献祭是最高级的宗教礼仪,只有法老才能做,但利比亚人却只要有人想去献祭,就都可以去。这种情况在上埃及的祭司集团看来,简直就是蛮夷在乱搞,礼崩乐坏,把“华夏”搞得一团糟。利比亚人虽然是蛮族,但他们和环地中海世界的交流更丰富,埃及人打不过他们。于是埃及祭司就要请救兵了,因为他们自己没有作战能力。他们请的救兵,就是努比亚人。

努比亚人和环地中海世界的交流,只能靠埃及人转一手,因为他们被埃及堵在南面,他们比埃及更加外围。所以,在他们看来,伟大的埃及文明是无比神圣先进,不可侵犯的。他们看待利比亚人占领下埃及,就像朝鲜人看到明朝被满洲人蹂躏那样痛苦。于是,努比亚人就欣然答应了底比斯祭司的邀请,黑皮肤的努比亚王师开进了底比斯。接着,努比亚黑王师发兵北伐,把那三个利比亚邦国灭掉,又一次统一埃及,建立了第二十五王朝。这个王朝的法老全部都是黑人。但是,这个王朝非常非常地埃及化。正因为这些法老是保卫埃及文明的外族,因此,他们就像朝鲜人要保卫明朝一样,完全恢复了埃及的生活方式、礼仪制度和信仰体系。而且,在黑人法老的主持下,古埃及文明在中王国时代以后第一次非常系统的重新编订了埃及的神学文献,发掘了大量古王国时代的历史材料,然后将它们汇编成成体系的神学文献,叫做《孟斐斯神学》。这是第二十五王朝对古埃及文明的一个文献学贡献。

第二十五王朝留下的遗址

努比亚黑人法老热衷于cosplay真正的埃及人,他们自己也真的变成了埃及人,以埃及文明的保护者自居,但他们绝不可能打得过西亚新兴的、比埃及先进得多的铁器文明。这些黑人法老自视为埃及人,又看不起那些新兴文明,还是从天朝上国的视角出发,认为他们都是蛮夷。结果,公元前664年,亚述军队打进埃及,攻占了孟斐斯和底比斯。我们知道,亚述军队是很残暴的,他们在底比斯屠城纵火,努比亚的法老退回了努比亚,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这样,埃及就被亚述帝国占领了。第三中间期,也就是利比亚人和努比亚人的时代,也结束了。这样,古埃及历史就只剩下后王朝了。

我们可以看到,利比亚人和努比亚人还是认同埃及文明的。利比亚人虽然不是很尊敬埃及文化,但他们至少还拜埃及的神。但是,西亚那些新兴文明在技术上已经远远超过了埃及。在这些新兴文明看来,埃及就是一个外围。在亚述帝国看来,埃及不过是一个自己的行省。亚述人是根本不尊重埃及文化的,他们不把埃及人当一回事,只在埃及立了一个傀儡。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灭亡,埃及又独立了,于是本土王朝又出现了,也就是第二十六王朝。

亚述军舰(可能由腓尼基人建造),公元前700年

到这个时候,整个地中海世界已经发展得多国林立了,埃及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了。当时,铁器已经很普及了,但埃及人还是不怎么用铁。而且,很多文明的航海技术已经很厉害了。整个环地中海世界的航海非常发达,尤其是腓尼基人。而埃及人的世界观仍是十分传统和狭隘的。他们向东只知道索马里,向南只知道努比亚,向西只知道利比亚,向东北只知道西亚有一些邦国,那是他们以前的藩属国,还知道小亚细亚。向北,他们未必对希腊很了解,最多只能说了解克里特岛,因为中王国时期有一些埃及人曾到过克里特,影响了当地的文化。除此之外,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的世界观是很窄的。在这种多国林立的情况下,我们套用课本上的一句话,可以说,古老的埃及,被列强敲开了大门。亚述人之后,各种掌握着先进技术的外国人就来到了埃及,其中包括很多腓尼基人。第二十六王朝的法老就雇了几个腓尼基人,完成了一次环绕非洲的航行。后来有很多“民科”说,你看埃及的航海很厉害,古埃及人可以环航非洲之类的。但是事实上,这是腓尼基人帮埃及人搞的。那时候的埃及文明已经非常衰落了,它只能雇几个腓尼基水手去航海。除此之外,希腊人作为海洋民族,也大批地到下埃及定居。埃及人是不太愿意住在下埃及的沿海地区的,他们觉得那个地方比较危险,他们不喜欢大海。但是,希腊人在那些地方建立了很多的港市。这些港口完全被希腊人把持,希腊人把自己的城邦民主和议会制度都搬到那里,有着治外法权,开创了很多繁荣的通商口岸。

事实上,直到第二十六王朝之前,埃及社会都没有流通起来货币,收税也是收实物税的。埃及人是通过希腊人学到了用货币的。第二十六王朝,在希腊人的刺激下,古埃及人终于用货币税代替了实务税,货币流通于整个埃及,全国各地兴起了大批商业市镇。这种现象,很像有人说的“资本主义萌芽”。那么,按照资本主义萌芽论的话,埃及的第二十六王朝是相当繁荣的。但是,那个时候埃及本土的人已经根本没有自卫的能力了。他们的军队中雇佣了大批希腊人和利比亚裔的埃及人。这些利比亚裔虽然埃及化了,但他们比真正的埃及人还是能打一些的,也掌握了一定的军事技术。所以,在当时的埃及社会,利比亚裔被视为武士,利比亚裔武士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

在这样一个空前大变革的时代,列强已经冲破了古老埃及的大门,但是第二十六王朝的法老又延续第二十五王朝的文化政策,他们的王室审美非常复古,喜欢cosplay古王国、中王国、新王国的文化,他们的宫廷文化是非常复古的。这一点,我们只需要看一看第二十六王朝法老的雕像就能看出来。

这样的文明,是打不了什么仗的,它只能靠外国人来保卫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和“一脉相承的古老文明”。在公元前525年,新兴的波斯帝国大举入侵埃及,将埃及征服。波斯人见过很多文明了,并不认为埃及人有多伟大,就像亚述人一样,把埃及变成了一个行省,埃及人就把这个波斯征服时代称作第二十七王朝。波斯人对埃及的民力是压榨得很残酷的。当时的波斯王大流士一世有一个星辰大海的计划,他想沟通地中海和红海,挖一条古代版的苏伊士运河,于是就滥征民力。当时埃及的人口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数字,新王国时期大概有三四百万人,第二十六王朝应该更多。大流士一世就征发了几十万民夫去挖这条运河,运河是挖成了,后来又阻塞掉了。为了挖这个运河,埃及人就死掉了12万人。

埃及作为波斯的行省,持续了一百多年。公元前404年,埃及本土爆发了起义。这个起义是谁领导的呢?是下埃及的一个利比亚裔,他是一个埃及爱国者。他发动起义,让埃及复国成功了。这之后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埃及又出现了三个本土的王朝,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王朝。这些王朝法老虽然出身于利比亚裔,但他们认为自己是埃及人。最后一幕很快就到来了,公元前343年,波斯的三十万军队入侵埃及,古埃及第三十王朝的军队只有九万,其中有一万希腊雇佣军,其他人也都是雇佣军,好多都是利比亚裔,常备军根本无法召集起来。至于古王国时代以前和第一中间期各个诺姆的封建军队,早都没有了,埃及只能靠雇佣兵打仗。这些人是不能打仗的,所以埃及军队很快就溃散掉了,古埃及第三十王朝就灭亡了。波斯人的第二次征服维持了十几年。到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进攻波斯,占领了埃及。埃及人就把这短暂的十几年,叫做第三十一王朝。以上,就是埃及的后王朝时期。

托勒密王朝,公元前300年

我们知道,亚历山大大帝很快就去世了,他的部将托勒密接管了埃及。最后,托勒密王朝用国有经济垄断了埃及的所有命脉行业。当时,埃及人已经没有任何自组织能力了,只能在国家机器面前瑟瑟发抖。在托勒密王朝的三百年统治下,埃及人口暴增,据说接近1000万,给垄断经济提供了大量生物资源。公元前30年,托勒密王朝被罗马灭掉,古埃及文明,就这样彻底结束了。

在罗马时期,埃及成了罗马皇帝直辖的行省,专门为罗马皇帝纳粮。在公元4世纪基督教进来之后,埃及本土的神庙都被毁弃掉了。因为埃及古代的书吏主要是神庙系统培养的。神庙完蛋后,就没有人认识象形文字了,埃及的传统神学没人研究,埃及神也没有人拜了。后来7世纪伊斯兰教征服埃及,征服的其实只是一具尸体、一堆文明的灰烬。

6 启示

那么,古埃及文明讲座就进入尾声了。今天讲了两个半小时。通过古埃及文明,我们能获得怎样的经验和教训呢?通过古埃及的历史我们能看出来,埃及就是滞纳,滞纳就是埃及。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因为从历史演变,我们能看出来,确实就是这样子的。埃及从古王国时代的准封建结构,到中王国时代的散沙化,到第二中间期的空前大洪水,再到新王国的冒名顶替时代。冒名顶替的新王国也崩溃了,进来的利比亚人、努比亚人还能尊重埃及文明。利比亚人、努比亚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保卫埃及文明了。埃及在新兴列强的攻击下,走向了灭亡。

如果我们把埃及历史和滞纳历史各王朝做一个对比的话,能不能一一对应呢?我觉得基本上还是可以的。古王国时期就是秦汉。我们知道,汉朝的封建遗留还是很明显的,比如汉朝的两千石郡守可以自辟僚属,这些僚属成了郡守的家臣,他们会把自己效忠的郡守任内的时间叫做“本朝”。第一中间期,埃及也是三个政权并立。这样看,第一中间期有点像滞纳的三国时代。

中王国的两个王朝一共两三百年,和古王国、新王国比时间不算特别长。这个时期,有点像西晋的短暂大一统。我们知道,西晋有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去州兵”,裁撤掉各地的防备力量,这很像第十二王朝搞的中央集权化。果然,大洪水降临了西晋,也降临了第十二王朝。西晋末年的大洪水,就如同第二中间期早期的大洪水。接着,蛮族进来了,五胡十六国和北朝正相当于喜克索斯人在下埃及建立的王朝。埃及人自己在上埃及的第十七王朝,又很像滞纳的南朝。总体来看,第二中间期对应的是八王之乱、五胡十六国和南北朝。

到新王国时代,从法老到百姓,埃及人口已经经历了空前的冒名顶替。这个时代,法老又很尚武,用来自西亚的技术大杀四方。新王国时期,就非常像隋唐。我们知道,唐朝的盛衰分界线是开元、天宝之际,代表君主是唐玄宗。拉美西斯二世就正像唐玄宗。在拉美西斯二世之后,新王国就像唐朝一样走向了没落。

唐朝之后,华北兴起了很多藩镇,沙陀人也到了华北。这些人正对应着在下埃及建立封建政权的利比亚人。接下来,赵宋统一滞纳后再造了一个华夏,这正对应第二十五王朝和第二十六王朝全面cosplay古代埃及。赵宋和沙陀人的关系是很大的,努比亚人的第二十五王朝也是一个外族王朝。所以,第二十五、二十六王朝对应宋朝。

亚述灭掉第二十五王朝,正像金朝灭掉北宋,当然不能完全对应,因为亚述人占领了整个埃及。不过,在亚述征服前后的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王朝,正可以对应为北宋、南宋。南宋和第二十六王朝,也都是经济看上去好像很繁荣的时代。后来波斯帝国灭掉第二十六王朝,就相当于元朝灭掉了南宋。蒙古人把滞纳变成了蒙古世界帝国的一块属地,波斯人也把埃及变成了波斯帝国的一个行省。

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王朝,是几次洪水和冒名顶替之后,埃及人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这个时期,就类似明朝。至于马其顿人和希腊人的托勒密王朝,它就像清朝,也是靠外族征服建立的。托勒密王朝在中后期其实也越来越埃及化,正像满清不断地滞纳化。而托勒密王朝的那个“盛世”,又很像“康乾盛世”。最后罗马帝国一来,埃及的大清完了。

最后,再打两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基督教有点像国民党,伊斯兰教就成了共产党,最后就进入共产党的伟光正。当然,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肯定是分别高于红蓝两党的,这只是两个比方。

那么好了,滞纳就是埃及,埃及就是滞纳,这就是古埃及历史留给我们的经验。滞纳文明看上去好像很丰富,体量比埃及更大、人口更多,但其实滞纳的王朝史,就是古埃及历史。我们要注意一点,古埃及王朝开始的公元前3100年左右,滞纳还不知道在干嘛,华夏还不存在。公元前30年托勒密王朝灭亡的时候,滞纳的王朝史才刚刚开始。早在滞纳的王朝史开始的时候,埃及已经演完了王朝循环的历史,这就是一次滞纳文明的大型预演。滞纳在几千年来玩过的东西,埃及已经整个地预演了一遍,而且是非常相似地预演了一遍。而滞纳就是用几十倍的体量,再演了一遍。很多“民科”说,夏商是古埃及人走到滞纳建的,这当然是不对的。沉迷于这些莫名其妙的神论,只会让我们忽视掉古埃及历史真正要告诉我们的东西。但是,我依然要说滞纳就是埃及,埃及就是滞纳,不是说双方人种是一样的,而是说文明的演进过程实在是太相似了。所以说,我们是非常有必要了解古埃及史的。通过古埃及历史,我们能看出一个王朝循环的缩小版模型,看到一个和滞纳相似的文明完整的季候演变过程。这是古埃及真正留给我们的遗产。那么,谢谢大家,今天的讲座结束。下面进入问答时间。

7 问答

问:埃及绿化以后又发生了什么?

答:我简单讲一下。先是罗马帝国征服埃及,然后罗马对埃及进行了基督教化。接着,公元642年,阿拉伯逊尼派的倭马亚王朝征服埃及。后来,倭马亚王朝变成了阿拔斯王朝。10世纪的时候,突尼斯什叶派的法蒂玛王朝又征服埃及。 12世纪,法蒂玛王朝的大将,就是那个很有名的库尔德人萨拉丁推翻了法蒂玛王朝,建立了阿尤布王朝。蒙古西征的时候,阿尤布王朝崩溃了。但是,马穆鲁克兵打败了蒙古人,建立了马穆鲁克王朝。马穆鲁克王朝又延续了两百多年。1517年,奥斯曼土耳其又灭掉了马穆鲁克王朝。再后来,奥斯曼土耳其也衰落了。到19世纪,土耳其的埃及总督、阿尔巴尼亚人穆罕默德·阿里在埃及保持了实质性的独立,进行了埃及版的明治维新。

马穆鲁克兵

阿里政权是在英国人的保护之下建立的。在这之前,法国的拿破仑曾经攻打过埃及,但是打输了。阿里死掉之后,埃及渐渐丧失了独立。到19世纪晚期,埃及就被英国托管了,直到1952年纳赛尔才恢复埃及独立。纳赛尔总统之后就是萨达特。纳赛尔、萨达特上台是苏联推动泛阿拉伯主义造成,他们有点像国民党。萨达特之后是穆巴拉克,然后2011年革命,穆巴拉克下台了。革命之后,就是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上台。后来,穆尔西又被军方政变推翻,军方的塞西上台。今天,埃及的总统还是塞西。绿化后的埃及历史,基本就是这样。

问:今天的埃及人如何看待古埃及历史?

答:埃及在1952年以后的民族发明,是同时承认古埃及的遗产和绿教的遗产的。埃及的钱币上面,一面是古埃及遗迹的图像,一面是著名清真寺的图像。埃及的官方意识形态也指出,古埃及人是今天埃及人的祖先,埃及本国的埃及学研究水平也还可以。他们有一个主张:古埃及人是我们的伟大祖先,古埃及历史是我们民族的光辉历史。当然,这种自古以来的双核民族发明,现在也受到了绿教极端主义的挑战。绿教极端主义者就曾经提出,要炸掉异教徒的金字塔。

问:古埃及灭亡后,世界上的人们是怎么重新发现古埃及的?

答:在古埃及文明灭亡后,世界上的人们对古埃及是不怎么了解的,只能靠古希腊著作的只言片语了解一些碎片信息。中世纪以后,有很多西方探险家曾经去过埃及,但也只得到一些碎片信息。直到18世纪末(1798年-1799年)拿破仑的军队打到埃及后,发掘了大批文物,大批欧洲人才到埃及,出土了海量的文物和文献。到19世纪,西方人又破译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现存的古埃及文物,数量是非常惊人的。动物木乃伊就有190万件。至于各种各样的纸莎草纸文献、神庙壁画、刻文、碑刻、墓志铭、法老陵墓里的文字,发掘出了不计其数的文献。经过埃及学两百多年的发展,我们对古埃及历史的脉络、大致的方向和一些细节,已经理得很清楚了,这个文明已经不神秘了。

拿破仑在埃及

问:埃及祭司怎么请求努比亚人出兵了?这不是前门拒虎后门引狼吗?

答:埃及的祭司有点像滞纳的儒家士大夫,他们不能理解利比亚人的政治秩序,更不能理解希腊人的政治秩序。这就很像滞纳士大夫不能理解来自内亚海洋的秩序,更不可能理解更高级的西方秩序。

在埃及人看来,利比亚人就是西面不断冒出来的讨厌的蛮族。这些野蛮人打到下埃及,就礼崩乐坏,搞一些莫名其妙的制度。所以埃及士大夫认为自己的文明要完蛋了,只好祈求崇拜埃及文化的努比亚人出兵,把这些蛮族赶走。这就好像明朝人求朝鲜帮他们赶走满洲人。

问:伊姆霍特普在古埃及人眼里是什么地位?

答:伊姆霍特普本来就是一个第三王朝底层出身的维西尔。但后来的埃及知识阶层把他捧成一个行业神和圣人,把他看成官僚和书吏的祖师爷。在第二十五和第二十六王朝,对他的崇拜是非常鼎盛的。

问:古埃及的地图学怎么样?对周围世界地理情况是怎么描绘的?

答:这一点我不太了解,我没怎么研究过古埃及的地图学。不过,古埃及人对外邦不怎么感兴趣,他们认为,如果一个埃及人死在外邦,他的灵魂就不能得到永生。所以,出海的埃及人毕生的梦想就是要回到埃及。中王国时期有一个很有名的小说,叫《辛努亥的故事》,讲的就是一个居住在黎凡特的埃及商人,多年没有回到埃及。最后,他上了年纪,他虽然在黎凡特有很多产业,但还是抛弃了那边的一切,回到了埃及。

问:古埃及侨民分布在哪里?

答:克里特和黎凡特肯定是有的,两河流域应该也有。再远的话,就很难有了。就算有,大概也是小规模的个人行动。

问:埃及现在还有基督教徒吗?

答:有的。埃及的科普特人就是基督徒,占埃及总人口一成左右。他们在罗马时期信奉一个比较异端的教派,埃及绿化以后也保留了信仰。他们的宗教文字科普特文,是从古埃及象形文字演变过来的。他们的宗教用语科普特语,也保留了古埃及语的很多元素。在19世纪破译古埃及象形文字的过程中,科普特语、科普特文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他们在生活中现在也使用阿拉伯语了。

科普特人,20世纪初

问:罗马人是用什么人统治埃及的?

答:罗马人的体制,上层是罗马人,中层和基层是希腊人,埃及人作为被征服者,任务基本上是纳粮当差。

问:绿化之后,埃及的本土势力情况怎么样?

答:绿化之后,埃及的本土势力也不怎么样。法蒂玛王朝是突尼斯人建立的,萨拉丁是库尔德人,阿里是阿尔巴尼亚人。

问:《出埃及记》里的法老,是不是拉美西斯二世?

答:从历史学的角度来说,这些都是猜测。因为从埃及出土的文献中,看不到犹太人出埃及的记载。所以还有一些猜测,一种说法认为《圣经》里出埃及的犹太人其实是被新王国驱逐的喜克索斯人,也有人认为犹太人是逃避迫害的阿吞神信徒。不过,不管怎么说,古埃及文明肯定对《旧约》的形成是有影响的,因为古埃及的一些诗歌和《旧约》里面的一些诗歌很相似。

此外,很有意思的一点是,纳赛尔的时代,埃及的民族发明要仇恨以色列,而以色列人也讨厌埃及人。所以,一些以色列学者就说,喜克索斯人是犹太人的祖先。在埃及人看来,如果埃及在上古时代就被犹太人占领过半壁江山,是很丢脸的,所以就反对以色列人的这种说法。

《出埃及记》场景:摩西与法老交涉

问:古埃及和上古远东是否有物质交换?

答:埃及和两河、黎凡特是有商贸往来的。两河文明又和印度有物质交换,而印度又和古蜀有物质交换。所以,古埃及和上古远东肯定是有物质交换的,但应该不是直接的,而是中间转了几手的。

问:滞纳人有没有到过古埃及的?

答:西汉的时候,汉朝使节有可能到过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那时候是托勒密王朝后期。东汉的使节甘英从内亚到过地中海东岸的安条克,从那里再去埃及也是不远的,可能后来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去过。